第一百七十八章 喜事(1 / 1)

墓碑斑驳青苔,随阳光一点点挪动地上的影子,晨光倾泻树隙,已过双十的青年撕开封口,将里面信纸展开,由右往左,一竖竖看尽内容,嘴角勾起笑容。

面容清冷阴柔的宦官走近,从他手里接过来,上面内容并不多,都是问候的话语,以及自己在外作战的情况,话里话外多少提及义父李克用可能会亲自来飞狐县,请耿青出山云云。

九玉折好信纸,揣进袖里:“那位晋王会亲自过来,到时候你还托辞不去?”

“虽然看重,但他是沙陀人,这点有些不喜。”

“那准备返回长安?听说怀眠兄言,新皇有中兴之姿,比那李儇好不知多少。”九玉提了提窄袖,拿过扫帚接着耿青没扫完的地方拂去落叶,“若是回去,说不得能让你一展拳脚了。”

“看来怀眠兄不光给我写信,还给悄悄另写给你了,这是拿你做说客。”

墓碑旁,望着扫地的背影,耿青说笑一句,偏过视线看了看父亲的墓碑,抠去一块薄薄的青苔,从地上起来拍拍屁股后的灰尘。

“昨日收到他的书信,前日又收到谢瞳的书信,啧啧......现在是存孝的,他们仨这是合计好的?三人还恰好给不同的人效力,这才是让我为难的地方,去哪儿都有些不合适。”

那边,九玉停了停,拄着扫帚偏过脸来,冷冰冰的脸上挤出笑容:“那干脆你占个地方,自个儿干,让他们仨也为难为难,看他们过不过来帮你。”

“我都自己干了,还用他们仨做甚,凑数?”

听到耿青这句话,九玉嘴角都忍不住抽了抽,守孝三年,原以为性子会变得更加沉稳,老谋深算,结果还是原来那模样,甚至还多了一条自恋......

不过,耿青说笑归说笑,他从未轻看任何人,就算当初对付李儇、黄巢,也都尽全力而行,毕竟补刀这种事容易忘记,不如一刀毙命最好。

拍去身后灰尘,捡起早准备好的香烛点燃,插去墓碑前,恭恭敬敬的跪下行了一礼后,方才起身说道:

“怀眠兄,其实已经能独当一面了,李晔要攻下蜀地,做为后盾粮仓,却宣扬要打晋王李克用,这让朱温那边以为有了可趁之机,结果被存孝狠狠收拾了一顿。从而给李晔创造了攻取蜀地的时间,怀眠此计很厉害了。”

“那后来怎么说?记得昨日信函里,他说天子被朱温摆了一道,让你帮忙出个计策,好还回去。”

九玉扛着扫帚过来,跟在一侧走回院落,他口中这句,耿青自然指的是什么事,那是谢瞳出的手,黄巢旧将赵德諲,派使者归顺朝廷,李晔封他为蔡州四面行营副都统,结果此人拿了封赏,立马举蔡州兵马跑去了朱温手下做事,实实在在的扇了李晔一个耳光。

“这种旋涡,我懒得去碰,不过李晔确实有些抱负,收蜀地这一步是做对了,可惜皇宫里,那些拥权势的宦官不除,想要完全掌控长安,和蜀地的兵马,实在太难了,何况如今各镇节度使已经尾大不掉,他若有汉武唐宗那般本事,不用怀眠开口,我自个儿凑上去了。”

“宫里那些宦官,是咱们自己人。”

“我知道,就说说而已。”

九玉嘴角再次抽了抽,就想说话,走到院门口的耿青停下脚步,回过头看了过来:“那些宦官往后的日子怕也不好过了,李晔若是打下蜀地,有了稳定的后方,必然要对宫里动手,你那些徒子徒孙,可能都要遭殃,默哀吧。”

九玉:“........”

青年宦官无语的将手里扫帚丢了过去,被耿青稳稳接在了手里,其实关于眼下的局势,乱七八糟,各地节度使有联合起来的,也相互攻伐,前些日子还是某个节度使,过两日,就换了人自称留后,将前任给宰了,当起节度使。

至于唐庭那边,手勾不着,只能睁只眼闭只眼。

放下扫帚回到院里,耿青刚说完话,就见母亲王金秋站在檐下瞪着他,巧娘站在后面偷笑,小姑娘过了今年夏天就实打实的十八岁了,从小小巧巧的身板,完全长出柔软的身段,往日圆嘟嘟的小圆脸,蜕出了细润的瓜子脸,微鼓的胸脯也在近一年变得沉甸甸起来,时不时还在耿青面前挺胸翘臀的晃悠,等引到了耿青,又斜眼妩媚的转身离开。

这模样学足了白芸香。

提到那个女人,起初几个月还能收到一两封书信,后来渐渐就没了,不过这样也好,当初决定离开长安,她选择留下来,终究明白是不可能嫁给自己的,大抵用这种方式拉开一点距离。

此时院落里,耿青收回思绪,看着母亲脸上表情,多少猜到什么,指了指阁楼,以及正看热闹,趴在栅栏的一个个窈窕靓丽的女子。

“娘,你看,我有这么多婆娘了,就别催了。”

阁楼呈L的形状,二层、三层除了巧娘,和耿青的房间,几乎都被二十多个女子塞满,有些感情好的,还同住一间,都是过来人,看到耿青吃瘪,一个个偷笑,性子豪放些的双手放在嘴边呈喇叭喊道:“夫君,你就答应娘吧。”

王金秋瞪了瞪她们,一把将耿青拉进房里,门扇呯的关上时,外面的一帮女人笑的前仰后合。

屋里,老妇人拉着儿子跪去父亲的灵位,取了放在灵位一侧的藤条在旁边坐下来。

“娘知道你有这多婆娘,可你倒是给咱耿家开枝散叶啊,三年了,一个个肚皮都还瘪着,你以为娘糊涂,看不出来?”

说着,拿指头戳了一下还在那傻笑的耿青:“外面都说你如何风光,在女人身上,你咋就不开窍,是不是还惦记你那义嫂?”

耿青跪在那笑了笑,也就母亲能这样拿手戳他打他,换做九玉过来,都是不敢的,哪怕是玩闹都不行。

青年伸手握住妇人的手按下来,“娘,我这不是给爹守孝嘛,哪有守孝还搞来搞去的,这成什么了。”

“什么搞了搞去,哪儿学来的话。”

如今儿子可是朝廷的光禄大夫,虽说远离长安,可放到飞狐县这种地方,已经算是官宦人家,丈夫去世后,王金秋开始学着注重仪态,不能给儿子丢人,眼下听到耿青说出这种话,顿时拿藤条在背后抽了一下。

“娘不管,外面那些婆娘,一人给你生一个,让娘体会体会被孙子孙女围着的感觉,还有,巧娘也不小了,以前你常说她小,现在都快老姑娘了,再不嫁人,村里人还以为你有问题!人家姑娘名声也不好听。”

屋外的巧娘,耿青一直带在身边,若说没有感情,怎的可能,只是以他后世的眼光,十八也是小了,可架不住老娘一日三次的质问,小姑娘倒还好,没有跟着步步逼迫,亦如往日尽心服侍。

若不给名分,王金秋这关就过不了。

耿青沉默了片刻,点下头:“好,那儿子就娶巧娘。”

听到这句话,紧绷着脸的妇人顿时笑了起来,拍着桌子连忙唤门外的苏巧娘进来,小姑娘似乎在门外已经听到了,脸红红的进来后,杵在那儿,羞的不敢看耿青,就连王金秋问来的一句:“你可愿意”的话,好半晌才反应过来。

红着脸,啄了下脑袋,细如蚊声。

“愿意......”

不久,耿青要成亲的消息在村里传开。

村里大大小小的人儿,也跟着高兴,村里有大人物办喜事,那热闹程度可想而知,定好了月份,消息传开,就连县令都亲自带了一大车礼物上门贺喜。

远远近近的郡县、乡镇,有头有脸的人物趁这机会,托人写了名帖,带了礼物送到了耿家村。

与此同时。

晋阳。

已过三十的李克用常年征战,身上伤势多少让他身体大不如从前,对于最近的局势,让他心情、精神极为不好。

他占据之地,与朱温相比,各方面都有着劣势,唯独拿得出手,就是军中不缺良马,但制约还是逼迫到了甚至需要卖一些战马的地步。

‘困境如此,该如挣出......’

望着烛火,李克用想的有些伤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