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2章 地辟天开(全书完)(1 / 1)

魔魂启临 先飞看刀 6233 字 26天前

刘桑来到外头,居然看到胡月甜甜、胡翠儿、千千、忧忧、小婴都在这里,他疑惑地问:“你们白天去了哪里?”

胡翠儿拉着他:“你跟我们来!”

刘桑道:“做什么做什么?”

跟着她们来到太初天的边缘,只见这里除了她们,还有许多人,小天、小美、夏夏、苏茉丽、苏敏丽、苏媚丽、阴阳家里宗和蟾宫的许多少女都在这里,此外,还有许多堆得像山一般,一闪一闪的东西。

刘桑道:“这些是什么?”

胡月甜甜笑道:“星星!”

刘桑错愕:“星星?”

胡翠儿道:“这些日子,我们看到大家都在忙里忙外的,所以也想帮些忙。”

刘桑道:“这很好啊!”

胡翠儿道:“然后,我们看到现在的这片天地有日有月,但是没有星星,所以我们就用洞冥草,编织了这么多‘星星’。”

刘桑:“……”帮忙?你们根本就是闲得慌。

不得不承认,这些一堆一堆的“星星”,确实还是花了许多工夫的,各种形状的都有,很是精致和漂亮。

问题是这些东西,它们究竟有什么用?又不能吃。

胡翠儿忧虑地道:“只是,虽然做了好多好多的星星,但是该怎么打它们挂在天空呢?我们一下子想不到好办法,只好来找桑公子你了。”

“很简单啊,”刘桑道,“就像窃脂白天拉着太阳走,圆圆晚上带着月亮走一样,从今晚开始,你们每天晚上给我把这些星星拎着,在天上飞来飞去。嗯,决定了,就这样。”

所有人僵在那里……不是吧?

她们虽然觉得,要有星星才更美丽。但要她们天天晚上拎着“星星”飞……她们没吃那么饱。

另一边,许多人也围上来看着热闹,小眉与文露也带着孩子一同前来。听到刘桑的“决定”,俱是好笑,胡翠儿向小眉使着眼色,让她帮忙说话,小眉道:“桑哥哥,她们也是一片好心,你就帮帮她们?”

她们纯粹就是没事给我找事做!

拿她们无法,刘桑只好将造化之力注入这些由洞冥草编成。一闪一闪的“星星”。再造出云彩。托着大家一同飘了出去,众女将这些星星往下撒,注入造化之力的星星,悬在空中。闪来闪去。

云彩往太初天下飘去,众女撒星撒得欢快。

另一边,夏召舞骑在衔着灵月的螭龙上,灵月闪出浑圆的光芒,将她们罩入其中,若有人在下方的大地上,用脸盆盛上清水,将圆月倒映在水中,还能在月影里看到美少女与龙女的倩影。

她们看向飘来的云彩。和从云彩上撒下的一颗颗美丽的星辰,那些星光随着云彩飘飞的轨迹,如星河一般布满夜空,心里想着什么情况?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另一边,在地面和阴间忙碌了一天的双儿、月夫人、玄羽姑娘们也飞了上来。星星洒落在她们周围,一闪一闪,将她们耀得有若飞天的仙子……

***

小天地里的生活仍在继续。

夏萦尘使用女娲神力改造了太素天,将太素天内的青铜大殿建成帝宫,刘桑作为下界残存百姓景仰的“神帝”迁了进去,双儿、月夫人、召舞、小眉、圆圆等也都住入,成为了“神帝”的嫔妃。

此刻的夏萦尘,深知那个时候,她之所以差点害死夫君,固然是因为玄瑶和紫凤的算计,但更主要的,还是因为心中的嫉妒心作粜,于是抛弃了嫉妒心,又让黛玉、宝钗、探春、惜春等玄羽姑娘们,也都住入帝宫,给夫君做妃子,鸾儿和小凰自然更不用说。

就这般过了大半年,忽有一日,整个通天大阵都在震荡,太素天、太初天、道家七山、三江五湖、阴曹地府俱是晃动。

刘桑心知,外头的大世界终于支撑不住,末日浩劫已经开始。

幸好在他的提前准备下,通天大阵挡住了末日浩劫的冲击,对已经躲入这片壳一般的小天地里的人们,并没有产生太多的影响。世界之花已经毁坏,壳一般的小天地,处在纵连金仙也难以存活的魔风间,勉强地存在着,对于未来,刘桑也没法再做太多,只能带着众女们,躲在太素天里,继续过着没羞没臊的生活。

在这片孤悬在魔风之中的小天地内,所有人都不再长大、老死,新生的婴儿也少得可怜,其中一个,便是召舞为刘桑生下的女孩。只是,跟其他的孩子一样,那新生的孩子,也始终处于襁袍之中,无法长大。

因为这一整个世界,都处在被冻结的时间里,时间流逝得极为缓慢。

谁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到底过了多久,虽然在这片小天地里,有刘桑和众女造出来的“日月星辰”,但对时间的流逝,他们已是失去了感觉。他们觉得自己在这片小天地里度过了许久、许久……但就像是在寒冬里,躲在窝中过冬的动物,这种漫长的感觉,也很难说就是真实。

就像是出现断层的梦,模模糊糊,难以记忆,生活在不断的跳跃和凝滞中前行,就仿佛是在无止境的惊醒与沉睡间切换着。

直到某个时候,刘桑在梦一般的荒.淫中,突然睁开了眼睛,看向周围,见身边的所有人都在沉睡着,若有所悟。紧接着,他舒展了一下筋骨,动用了上个世界传承给他的神力,以巨大的幻象,劈开了裹着他们的“壳”。

——“天地浑沌如鸡子,盘古生其中。一万八千岁,天地开辟,阳清为天,阴浊为地。盘古在其中,一日九变,神于天,圣于地。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盘古日长一丈,如此万八千岁。天数极高,地数极深……”

这是后世的人们,对这一刻的想象和传说……

***

新的世界生出。成为新世界的天神的刘桑,重新造出太易天。

此世界更广更大,只是混沌之初,大海茫茫,陆地稀少,他将太素、太初、太易三天提升至天盘之上,又将上一个世界存留下来的土地,改造成方丈、瀛州、蓬莱、圆峤、岱舆五座仙山,以十五只神龟拖着,供随着他一同度过末日浩劫的人们居住。因为是从上一个世界而来。这些人同样有着万年以上的寿命。和强大的神力,成为了这个世界的“神族”。

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神族中也出现了纷争。原本属于广王一系的秦兵,在末日浩劫中存活了下来,但因为他们的身体原本就是陶土与血肉混合而成,在新的世界里,身体越长越大,智力却也越来越低,终被其他神族排斥和放逐,被放逐的巨人因为愤怒,偷偷钓走了其中六只神龟。导致圆峤和岱舆两座仙山飘走,掉入归墟,神族为之大怒,将巨人族屠杀贻尽。

随着陆地越来越多,各种生灵开始出现。一名人身蛇尾、自称“女娲”的神女下界,捏土造人,新的人类由之而生。人类繁殖极快,并逐渐改造着大地,然而在神族的眼中,他们只是奴隶一般的存在。神族开始分化,其中的大多数,在漫长的岁月中早已忘记他们曾经也是凡人,只将人类当作牲畜与奴隶对待,一些残忍者,甚至以食人为乐,变成魔头。

而极少数的一些神,仍然记得他们的来历,对人类拥着极大的同情,其中更有三位道者,开始在新生的人类中传播仙人之术,他们真正的名字,世人并不知晓,只将他们呼作“上清”、“太清”、“玉清”。

“三清”的传道,令人类中不断出现神通者,并逐渐反抗压迫他们的神族。而神族自身,因争抢地盘,彼此杀戮,日益稀少。当意识到随着人类的强大,早晚会让整个神族出现危机,剩下的神族终于团结起来,开始屠杀人类中出现的神通者,神与人的恶战持续了数千年,一场场恶战之后,竟使得天盘倾斜,日月星辰尽皆西移。

“三清”心知,这样下去,只怕会再次出现万万年前,导致上一个世界崩溃的“末日浩劫”,无奈之下,一同飞出天盘,飞至上三天,奏请神帝。

有道是“天上一日,地上一年”,神帝让娲皇下界造人后,剩下的日子里,整日与他的嫔妃们过着宣.淫的日子,对下界并没有多少留心,直到“三清”上奏,荒.淫无道的神帝,才知道下界已经变得一团乱,赶紧收拾残局,先让娲皇再次下界补天,重新布列星辰,又让金天美、金天天天、夏夏三个弟子下界,开辟天庭。

其中,金天天天因修炼木系术法,在此天地的混元之初,禀太阳之木气,金天美因修炼金系术法,在此天地开辟之时,禀太阴之金气,两人皆已成就“混元金仙”,以强**力压制残存的神族和人类中的大神通者,又在神帝的命令下,分子天丑地,开神鬼二道,建立天庭,一个为“木公,一个为“金母”,又称“东王父”与“西王母”。

此后,人类中成仙的男子皆要入“东王父”门下,成仙的女子皆要入“西王母”门下,仙界由此而创。

夏夏则为“上元夫人”,协助东王父与西王母,一同管理天庭,但终因金天美脾气太坏,两人生出不和,此后回归上三天,未再下界。

此外,又有一神,在末日浩劫中,感悟到“四大皆空”的道理,在西方传道,因他的道与“三清”所传截然不同,时长日久,人们将他称之为“佛祖”,将他和他的信徒称作“西方教”,西方教只在天地西隅,与世无争,不归天庭管束。

在“佛祖”的身边,另有一位白衣的美丽女子,时常以手中的琉璃净瓶,解救众生苦难,世人感恩,将她呼作“大慈大悲救苦救难观世音”。

佛祖所传佛法,令阳间的广王扶苏深为认同,因父皇当年所作之恶,扶苏自觉罪孽深重,加入西方教后,将阴曹地府交由东王父、西王母派人管理,自己另开胎藏界,劝度冥顽不灵的恶魔厉鬼,并立下“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大愿,为地藏王菩萨。

新的世界,比上一个世界拥有更大的规模,以及更多的天地能量,然而,宇宙间从来没有永恒之物,任他天神下界,任他混元得道,仙也好,佛也好,神也好,魔也好,纵是一整个世界,都有灰飞湮灭的一天。

世界的成长,先有天地,再有阴阳,天欲化物,无方可变,乃置日月于其中,历经千千万万年的演变,方始成熟,然而世界的毁灭,往往就是短短的几个刹那,此正是“三千世界两栗生,百年沧海一瞬亡”!

只是,虽然世界终将毁灭,毁灭后的世界之花,却会留下种子,绽放成更大的世界,那更大的世界又在更为巨大的末日浩劫中毁灭,种下新的种子,世界就这般,在重生与毁灭中生生不息地延续下去。

宇宙间从来没有永恒之物,如果有的话,那就是——希望!

***

万万年后的某一日,一个末法时代的少年,走在街头,今天是他进入高中的第一天。

这一天的天气很好,风和日丽,没有雾霾。

他觉得这会是他整个高中时代的良好开端。

但是他错了。

就在他于街头转弯的时候,一辆失控的货车撞了过来,他听到周围的尖叫,看到眼中的艳红。

然后,他的意识开始散乱。

虽然已经死去,但他的魂魄并未消失,冥冥之中,仿佛有什么在牵引着他,让他沿着时间的河流,不断地向前飞跃,他穿过一个又一个毁灭世界的浩劫,来到世界树上,这朵世界之花方自出现的那个时代。

在此世界的秦初,他出生在楚地的某个农家。

接生的产婆,抱着哇哇大哭,想着为什么身子这么痛的婴儿,笑开了花:“恭喜恭喜,是个男孩。”

孩子的父亲是一个满是风霜的农夫,他抱着孩子来到屋外,请村里唯一认字的老先生,给孩子取个名字。

老先生道:“这孩子天庭饱满,一看就知道是个安邦定国、有出息的料子,不如叫他刘邦吧。”

老先生走后,父亲抱着孩子回到屋中,母亲问:“先生给他取了什么名字?”

父亲道:“唉,安什么邦,定什么国,这要是被人听到,那可是要砍脑袋的。我们农家的孩子,安安分分的,种点儿地,养一点蚕,健健康康的长大,将来能够取上一个好媳妇,也就够了。我看还是……叫他刘桑吧!”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