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三章 中亚之争(1 / 2)

夏城来了一批从西凉前来避难的家眷,楚亲自接见这群人。

徐凤年亲自来到夏城一趟,将自己还有马腾、韩遂以及众多部将的家属交给楚,一来是为了避开危险重重的河西走廊,二来是为了作为将来投靠的人质。

楚同样获悉,成吉思汗铁木真亲临河西走廊,已经顺利切断西域和关陇、中原的联系。

当一个帝国的通道被另一个帝国切断以后,这个帝国的传送阵就会失效。现在夏城与西域都护府之间的通道已经被切断,楚无法派出援军抵达西域都护府,最多只能抵达徐凤年控制的酒泉郡。

“铁木真的战略对我们的威胁极大,也只有蒙古骑兵的机动力配合传送阵,才可以进行大幅度的迂回攻势,防不胜防。”

“不过,无须担心,因为并州、幽州即将展开攻势,全面给蒙古帝国施压。如果铁木真全力进攻玉门关,那么他可能要承受失去河套、漠南兵力的准备。”

“另外,我会派遣一两个军团,前去协助你防守玉门关。”

在赳赳老秦向玉门关增兵的同时,楚并非无动于衷。

只不过,楚增援徐凤年的主要方式,不在于死守玉门关,而在于从其他战线发动攻势,围魏救赵!

铁木真亲自攻打河西走廊,那么楚正面面对的蒙古帝国的压力就减。

铁木真要有所得,就要付出对应的代价。

幽州、并州、冀州的三大军团、十几个下辖军团已经蓄势待发。

上亿人口进行战争动员,为百万大军筹备物资,拥有传送阵以后,其效率可以很快。

一个女孩跟在徐凤年身后,马云禄打量正在和徐凤年交谈的楚。

马云禄认识徐凤年,但却不认识楚,楚对她而言是陌生人。

她注意到楚的身边跟着一个比她年纪还的孩子。

于是马云禄向那个孩子招手,楚武先是有些疑惑,然后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

马云禄敲了敲楚武的脑袋,然后楚武竟然被打哭……

“……”

楚看到年幼的马云禄欺负自己的儿子,也没有什么。

孩子之间的打闹,不算什么,马云禄比楚武的年纪更大一些,所以力气也更大……不过马云禄不愧是出身于西凉,年纪就这么好斗。

徐凤年则有些尴尬,马腾的女儿欺负了人家儿子,那么以后马腾有罪要受了

两个人都是执掌汉帝国命运的诸侯,他们的战略部署关系到帝国的命运。

似乎两个人在讨论什么重要的事情。

“马铁、马休、马云禄……”

楚得知马腾的几个儿女被送来夏城避难,也不禁有些动容。

这些都是马家军的武将,对于楚而言,算是二代武将了,他们与楚差了一辈,比楚的儿子也大不了几岁。

徐凤年的儿女,甚至妻子都被送到夏城。

楚不是曹操,所以徐凤年敢把家属送过来。如果徐凤年的盟友是曹操,那么徐凤年就不敢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

“玉门关如果无法死守,那么就适时放弃,我们可以横扫漠南,进攻漠北,到时,铁木真将不得不放弃河西走廊,率领主力回到漠北。老秦的关陇军团也不是吃素的,有王翦镇守关中,关中没有那么容易失守。”

楚对赳赳老秦还算信任。

老秦是一个强敌,但在对付蒙古帝国时,强敌越强,也就越可靠。

“但愿吧。这些人就委托给你了。”

徐凤年将自己以及部将的家属送至夏城,然后返回玉门关。

有些责任,需要有人去承担。

楚看着徐凤年回守玉门关,不禁有几分钦佩。

徐凤年是一个敢做事之人,一开始直接霸占陇西,对付汉帝国的官兵,现在又打算死守河西走廊,挡住蒙古帝国的兵锋。

如果不是遇到王翦和贾诩这样的组合,徐凤年无疑是西凉王。

一个诸侯是否有能力,除了要看他自身的表现,还要看对手是谁。

夏凉听到自己的儿子哭泣,从后院出来,看到十几个孩子。

她不怀好意地看向楚:“这些都是你的私生子?”

“你以为我是种猪啊……”

楚沉着脸,他怎么可能几年内生下十几个人。

很快夏凉就知道楚武被马云禄打哭,也没有责备马云禄,而是将马云禄抱起来:“告诉姐姐,你叫做什么名字?”

“马云禄。”

“以后不可以欺负弟弟,知道吗?作为姐姐,要学会保护年纪比自己的人。”

夏凉有意引导马云禄形成正确的价值观。

马云禄点了点头。

“那么你去和弟弟和好吧。”

夏凉让马云禄和楚武和好。

楚武被年纪比自己大的马云禄打哭了,见到自己的娘亲出来,赶紧停住哭泣,手抹着泪痕。

马云禄跑过来,向楚武伸手表示和好,但楚武的头撇向一侧,似乎不想与这个暴力的姐姐和好。

不过在马云禄挥动拳头表示威胁以后,楚武只能被迫妥协。

“怎么感觉武儿是一个傲娇……”

楚无语。

“某人不也是?”

夏凉调侃道。

“囤积在幽州、并州、冀州的十几个军团该行动了。如果我们不尽快发兵,河西走廊承受的压力太大。不,压力最大的还是西域都护府的霍安,他一个人孤军奋战……”

楚偶尔与夏凉打闹,不过在面对正事时,毫不含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