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节 考琴(1 / 2)

“哈哈!卢大姐果然是才女,一眼就看到了这把琴的来历。没错,这把琴正是焦尾,故而,题目大家也应该猜到了,正是抚琴,这一场,我们请来了教坊的郭大家为各位品评。”

郭大家出自教坊,早年也是有着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容貌,只可惜一心只醉心于琴技,就连皇帝让她做妃子都拒绝了,只好请她做了宫廷的乐师,或在教坊里教授徒弟,或在宫中教导皇子皇孙,就连金仙公主都曾接受过她的教导。于是,听到这次评判竟然请来了郭大家,场中立即发出一阵阵的惊叹声。

金仙公主今也早早的来了,不过她一听郭大家的名字,眉毛率先皱了起来,撇着嘴对一旁的卢婧之道:“卢姐姐,这一场不用,定是你胜了,谁不知道长安城里,你的琴技和郭大家齐名,你今日弹奏的可是《凤求凰》?”

“这个……”卢婧之用手帕拭了拭唇角,看向下面的杜清漪,“我倒觉得,公主不如去打听下杜二姐今日演奏的曲目,我刚才看到杜二姐手中正拿着把笛子,想必又有新主意了?”

“笛子?”金仙公主眼珠一转,立即看向了杜清漪,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听程老板宣布完题目,杜清漪已经完全愣住了,须臾后,她木木地转头看向卢悠悠:“悠娘,这次音律比的竟是抚琴……怎么办,我只会吹笛子,根本不会抚琴,你会吗?”

“抚琴?”

抬头看向揽月台的正中,看向那架古琴,卢悠悠一脸苦笑:“这抚琴……我也不会呀!”

这会儿,别杜清漪,连卢悠悠都没了办法,她在来这里之前,别古琴了,连电子琴都没摸过,这次可真是难住她了。而这个时候,在程老板的盛邀下,卢婧之已经款款走下花楼,准备第一个弹琴了。

到了揽月台中央,卢婧之却故意往杜清漪这边看了一眼,然后笑了笑:“程老板,不如让杜二姐先开始吧,杜二姐连胜两场,婧之此番只怕是在杜二姐面前班门弄斧了。”

杜清漪此时囧的满脸通红,而卢悠悠本着输人不输阵的念头,硬着头皮道:“卢大姐此言差矣,赛场上各凭本事,自当全力以赴。”

卢悠悠当然知道卢婧之这是激将法,只是,虽如今只剩三人比试,但她们若是一首曲子都弹不出来,就算能躺着进入前三,杜清漪也不好就这么留下来,下一场肯定要退赛了,所以这次,她们无论如何都要弹出一首曲子来,而且还不能弹得太糟糕!

杜清漪没话,她身边的丫头倒是先开口了,这让卢婧之的脸上有些不悦,这才注意到这个脸上蒙着面纱的侍女,只是一看之下,突然愣了愣,然后她皱了皱眉。

卢悠悠只顾想点子,被卢婧之的眼神一扫,这才想起有什么不妥,于是她急忙低下头,又把面纱掩了掩。

这让卢婧之更觉可疑,可这个时候程老板已经催她了,她只得坐到琴后,开始了自己的演奏,果然是《凤求凰》。

这首司马相如为卓文君作的曲子,是她最喜欢的曲子,也是她弹得最好的曲子,每每弹起这首曲子,感同身受下,她都会达到忘我的境界,这也是她只因为这一首曲子就几乎同郭大家齐名的真正原因之一。

果然,在她开始后,不管是揽月台还是会仙居,不管是花楼上还是花楼下,全都被她的曲子所吸引,就连贵宾席上的郭大家也在不停地点着头:“卢大姐演奏的这首《凤求凰》,果然名不虚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