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被人恐惧的剑疯子(1 / 2)

剑宗旁门 愁啊愁 4789 字 13天前

这元一气宗的门人被苏礼抓住了,他甚至连询问的意思也没有,就将人给就地镇压封印了事。

然后他就继续自己的事情……哦,他得想办法配置一些毛发增殖的膏药来,肉肠的背上被雷法击中秃了一块,这很重要。

原本他还以为元一气宗的人会更沉得住气一些,但其实他们只是在两个时辰之后就来救人了。

或许这和如今剑宗已经陷入巨大麻烦中有关,这元一气宗的人显得有恃无恐。

苏礼感觉到了一股凌厉的气机已经锁定了他,但就打算用自己的准备迎敌的时候……却听外面传来一声轻斥:

“星落剑阵,起!”

然后就是一个浩瀚之中带着了凌厉的气息弥漫周围,以及一个老头猝不及防又气急败坏的声音:“弈星剑,是你!!”

原来景晨早就在外面候着了啊。或许在苏礼与那元一气宗弟子交手的时候他就已经发现了吧……

他就没有到外面了,而是来到了塔楼二层。

坐在窗口看向外面,却见外面仿佛一下变成了浩瀚星空,无穷的寒星便是一道道剑气,然后‘群星坠落’,那一道道剑气就如同雨落般轰击着下方阵中之人。

这场面着实浩大壮观,苏礼不由得替那困在阵中的人心中默哀。

然后招招手叫来了肉肠,搓了搓那狗头然后从那脖子中的纳袋里取出了许多水果来。

水果直接以真气托着,然后以裂地剑气在其中一阵搅动。

然后一个丹决打出,渣子就都分离了出来,而新鲜的果汁则是直接以一个杯子接好了。

随后寒冰符法发动,凝结了几枚冰块丢入杯子中,一杯美滋滋的冰镇复合果汁就完成了。

只是玄虞子如果知道他的裂地剑气被苏礼用成了榨汁机,而蘅玉仙子如果知道她的丹决被用来粹取果汁,他们大概都会很心塞吧……

“啧啧,味道不错……”苏礼美滋滋地喝了一口,然后就看下面一阵‘乒乒乓乓’中就变成了一声惨叫。

胜负已分,好快。

景晨一挥手将剑阵散去,就见一个老者披头散发并且双手下垂鲜血直流。仔细再看就能发现他的两侧肩胛骨都已经被穿透,却是间接暂时废了他的双手。

再看景晨这里,却是白衣飘飘负手而立,一丝一毫动手的样子都没有,真不愧是苏礼羡慕的画风。

“景晨师叔好帅啊。”苏礼由衷赞叹,随后又补了一句:“比某个家伙厉害多了。”

然后苏礼就脸色一白,惨兮兮地看到‘某个家伙’正巧笑嫣然地看着他这里……剑阵撤去,原本被剑阵挡着的韩嫣自然也就显出了踪迹。

不过她却只是笑笑没多什么,仿佛一下子变得淑女了许多。

就在这个时候,景晨开口话了:“元一气宗的蠡羊桑老前辈,听闻你是丹符双绝的有道真修,却没想也要来西秦安阳掺合进这宫廷事务中。”

这蠡羊桑老就是老者的道号,而且看起来在正道诸派中辈分比景晨还要高,应该是和姬练是一辈人。

但正是因为这样,被后辈设伏给直接一招制服了,这种事情才让蠡羊桑老尤其挂不住脸啊。

他只是垂着双手冷哼一声道:“剑宗辈就是猖狂,难道你想引起元一气宗和剑宗之间的争端吗?”

景晨神色一冷,知道这老道是在技不如人之后准备以宗门背景来强压了。

但是帅气高冷的传法殿主又怎么可能被吓到,弈星剑不止的是他的剑道,更是他的智慧。

他语气转冷地答道:“如果元一气宗的长老都是阁下这个水平,那么我剑宗就算再加个对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苏礼简直被景晨这霸气的话语给震得不出话来,这也太威武霸气了吧!

但是实际仔细想想,景晨这话里却透着另一种智慧……首先是点名了剑宗不怕与任何人开战!

然后才是隐晦地提醒这蠡羊桑老一件事:如果在剑宗以一敌三对抗三个邪道宗门的时候元一气宗再出手与剑宗为敌,那元一气宗还有何脸面以正道身份自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