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 生门外悬崖正高(1 / 2)

九叔首徒 直折剑 3142 字 16天前

漫飞针落地后复起,源源不断,永无修止。陈秋生可不敢在这一直耗下去,不过外面飞针攒射,也不敢乱动,免得飞剑出现凝滞,哪怕一瞬间,也够然他变刺猬了。

陈秋生一边遇剑挡下飞针,一边站原地想办法,约过了半柱香时间,眉头舒展,却是想到了办法。

在储物戒中翻翻找找,陈秋生寻得几块大不一的磁铁,并在一起,约有一个升子那么大。

“是了些,不过加上符阵,应付这些飞针,却是足够了!”陈秋生嘀咕一声,立即开始布置。

陈秋生职出夺笔,丹同、清水并一些不知名临末,在王碗中搅拌均白后,以待笔饱離一口,提笔便在磁铁上书面灵符策文,六面书就,又叠写其上。这么弄了有一刻钟,兹铁表面无一处不被符笔光临数次方才罢手。

陈秋生在磁铁上所画的,是地极元磁大阵,能增强磁力,以陈秋生的修为及磁铁大,磁力应该增强了十倍左右,禁绝法宝做不到,但吸附这些飞针,却是足够了。

“地元磁母,收纳万铁。疾!”陈秋生口吐真言,骈剑指对着磁铁一指,一点真元,引动了磁铁上的元磁符阵。

符阵发动,金光流动,由于符文布满整个磁石,整个磁石被渲染得宛若黄金所铸。除此外,便什么也没了,平平常常,地变色,雷更震怒之类的,只能自己脑补想象了。

“去!”符阵启动,陈秋生让飞剑避开一个区域,打开一个口子,运起御物之术,便将那磁铁往外祭起。

“噗……”飞剑构成的剑幕出了一个口子,立即有无数飞针飞刺进来,可惜,一头撞上陈秋生祭起的磁铁,立即乳燕投林般,投奔过去,然后紧紧吸附在磁铁上。

磁铁刚从剑幕放开的口子出去,上面已吸附上数层钢针,体量增大了一倍不止。

陈秋生御使磁铁在飞剑所布剑幕外围旋转,半圈下来,吸针无数,超过陈秋生念力所能承受之重,轰隆落地。

加持了元磁符阵的磁铁一通狂吸,满飞针,剩余寥寥,只有千许,仍在随阵法运转。

飞针攒射,撞上飞剑落下,旋转欲起,半路遇上符阵尚在运转的磁铁,没的,立即有去无回。

不片刻,地一空,一根飞针也不剩下!

陈秋生当即收了飞剑,继续前行,兜兜转转,在经历一次毒水洗礼后,终于到得阵法边缘。

再有一步,便能出阵,不过陈秋生并未急着出去——一般来,既然布下绝杀之阵,自不会让人活着离开,生门后面,必有凶险等着,不过不用担心那魔头守在外面,他肯定留在阵中调度阵法,助合攻击。

“话,先前遭遇的飞针、毒水,看似来势汹汹,然却轻易便被破去,只是阵势自然发动,并无人主持,那魔头的注意力,,应该完全集中在崔盈身上……”陈秋生摸了摸下巴,叹气道:“看来,那魔头,根本就没把我看在眼里,都是我平常太低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