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魔帝滔天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魔帝滔天: 第321章拭目以待

    台下众人议论纷纷,台上也没有闲着,云傲邪、楚少杰两人的脸色都显得有些难看,特别是云傲邪,他自己根本没有杀公输桀,但此刻似乎不少人向自己投来异样的目光,显然是认为自己以不正当的手段,击杀了公输桀,想要夺取第一名。

    但云傲邪却是真的没有杀公输桀,不过即便他说出来,也无人相信,他此刻根本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即便说出来,也无人相信,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朱老也是略带一丝深意的看了云傲邪一眼,那眼神,让云傲邪明白,这朱老也在猜测自己,若不是因为顾忌他师尊器王古邪子的名望和没有确切的证据,恐怕早就将他赶下擂台了。

    器门门主器真空脸色此刻也是十分不好看,公输桀没有来,极有可能已经被人杀了。公输桀身为玄天大陆七大家族之一公输家族之人,死在了器门的炼器大会举办其间,器门自然难辞其咎,又是少不了一番麻烦,他器真空脸色自然不好看。

    皇帝风在天眼中却是露出一丝戏虞之色,器门这些年势力越来越大了,势力几乎都要将皇室压下去了,这一次让器门和公输家族鹬蚌相争,对于风云皇朝而言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而且,皇室只是作为一个炼器大会的支持者,公输家族也不好找皇室的麻烦,所以这主要责任,便落到器门的身上了。

    端木玉见状,脸色也不由微微一变,心中暗道:“据我所知,这次公输桀并不是一个人前来风云皇朝的,他身边还有一名叫做公输胜的神秘老者。如果我所料不错,那名老者应该是公输家族的长老之一,他的实力远胜于我,整个神风城之后,能够杀死他们二人之人却是不多。若是这云傲邪早就打算施展这种手段,那么倒也合理,毕竟以他的身份,请得动那样的高手。这楚少杰,身为玄天大陆七大家族之一,同样也请得动那样的高手,所以也有嫌疑。唯独这汤佑文,哼,实力虽然不错,但最多估计也只能和化神境初期的修者斗斗,那公输胜实力可是绝对实打实的化神境巅峰啊,汤佑文遇到他,必死无疑,所以倒不可能是他。楚少杰、云傲邪,这俩人之中,究竟会是谁动的手呢?”

    李云端也是一脸沉思之色,不过沉思之余,心中对器门也抱着一丝幸灾乐祸的味道。

    高台之下,汤云飞这时候却是有些显得不安,只有他知道,真正杀死公输桀、公输胜二人之人,不是别人,正是汤佑文。

    这时候,器门门主器真空突然站起身来,高声道:“看来是公输公子有事耽误了,不过,这比赛可是不能够等人的,这也是本年度炼器大会,最后一场比赛了,好了,现在比赛开始进行吧!”

    器门门主器真空闻言,当即又坐了回去。

    朱老闻言,不由看了器真空一眼,见器真空对着自己点了点头,这才高声道:“时间已过,公输桀还未来,所以当弃权处理。接下来,就由云傲邪、汤佑文、楚少杰三人进行这最后一场比赛,本年度炼器大会的冠军,也将在三人之中诞生。”

    朱老闻言,台下顿时响起阵阵鼓掌之声,不少人都欢呼了起来,虽然对于公输桀突然没有来,许多人很意外,许多人也很失望,不过,场中还有器王古邪子的真传弟子云傲邪、和灵魂之力破万,打破器王古邪子记录的汤佑文、以及玄天大陆七大家族之一楚家的楚少杰三人在此,这场比赛也定然会精彩万分,所以还是没有阻碍要他们的激情。

    而就在这时候,器门门主器真空则是对一旁的下属传音,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下属当即便悄悄的离开平台,似乎去做什么重大的事情了。

    这时候,朱老抚了抚胡须,高声道:“这一场比赛,将是决定最后冠军的比赛,所以,我们器门决定,比赛规则为:每位参赛者自己使用自己的材料,炼制自己最拿手的法宝,谁炼制法宝的时间最短、法宝的品阶最高,这场比赛,谁就是最终的获胜者。如此规则,也最能够发挥每位参赛者的长处,对各位参赛者都最公平。”

    平台的观众们闻言,也是纷纷点头,这个比赛规则比昨日的比赛规则而言,要灵活得多,所以毫无疑问,各位参赛者都能够尽情的发挥了,而且,这样一来,这场比赛也必然将是激奋人心的一场比赛。

    云傲邪闻言,脸色顿时好看了一些,冷哼一声,脸上露出一丝自信之色。显然,在他看来,这个比赛规则对他而言十分的合适,也最有可能夺冠。

    楚少杰闻言,脸色微微一动,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汤佑文听到此话,脸上古井无波,他如今最高也只能够炼制出下品宝器来,而且炼制过两中下品宝器出来,一种便是刺天剑,一种便是砍风刀,不过,看云傲邪的神色颇为自信,汤佑文想以这两种法宝取胜,恐怕没有那么容易。

    “时间限制为五个时辰!”

    这时候,朱老抚了抚胡须,补充道。

    朱老说着,便挥了挥手,顿时两名大汉便抬出来一个水漏计时器,摆放在擂台最前面,两名大汉放好水漏计时器之后,便退了下去。

    朱老见状,这才抚了抚胡须,高声道:“这是一件水漏计时器,当水滴尽之时,便是五个时辰了,好了,现在比赛开始!”

    朱老言罢,云傲邪、楚少杰二人连忙拿出各自的炼器炉鼎,准备炼器。

    汤佑文见状也不迟疑,当即从储物戒指之内拿出黄龙炼器鼎,心中盘算起来,究竟该炼制什么什么法宝。刺天剑是不能够再炼制了的,否则肯定会输。

    而砍风刀虽然不错,但胜利的希望也不是很大,这一点,不由让汤佑文有些头痛。

    而这时候,云傲邪不屑的看了汤佑文和楚少杰二人一眼,冷哼一声,左手一翻,一丝蓝色的火焰顿时便出现在手心,正是云阳星火。

    众人见到这云阳星火,顿时心脏都不由跳动了起来,议论纷纷。

    “这云傲邪拥有云阳星火,但汤佑文和楚少杰却是没有异火,看来这场比赛,云傲邪必胜无疑了!”

    “呵呵,不错,看来云傲邪胜利的希望的确很大......”

    “嘿嘿,这可说不定,虽然云傲邪是器王古邪子的真传弟子,但难道器王的弟子,也一定会成为器王吗?他虽然拥有云阳星火,但火好有个屁用,关键还得看真本领,我看这楚少杰才极有可能夺冠......”

    “这汤佑文,灵魂力量高得可怕,甚至打破了器王古邪子曾经创下的记录,也有极大的希望夺冠......”

    “好,竟然如此,那么大家不如就赌赌,到底谁胜谁负!云傲邪赌十赔一,楚少杰赌一赔一,汤佑文赌一赔五......”

    这时候,竟然又不少人开赌了起来,有的赌元石,也有的赌法宝。赌博永远横行在每个位面,永远是断绝不了的。

    器门和皇室似乎见怪不怪了,不仅没有阻拦,器门门主器真空反而呵呵一笑,道:“皇上,不知道你认为,何人为胜出呢?”

    皇帝风在天闻言微微沉吟片刻,道:“以朕之见,这云傲邪、汤佑文都有非常大的可能性会胜出。”

    “哦?”

    器真空闻言呵呵一笑,道:“如此说来,皇上是认为楚少杰是没有可能胜出的了?”

    风在天闻言,微微一笑,道:“这楚少杰胜利的希望倒也不小,这三人都是才俊,实在难以定夺。”

    器真空闻言,挥了挥长袖,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道:“竟然如此,皇上,不如和在下赌一把如何?”

    风在天闻言,双眼微微一眯,心道这老狐狸想要玩什么把戏,但他也不好在此时上面得罪器真空,当即微笑道:“竟然门主由此雅兴,朕便舍命陪君子了!不知道怎么一个赌法?”

    器真空笑道:“随便赌点东西助助兴而已,不如就赌一件上品宝器如何?”

    风在天闻言,双眼一眯,虽然一件上品宝器他不是拿不出来,不过低阶法宝皇室很多,但上品宝器这等高阶法宝却是没有多少,损失一件也会肉痛半天的。不过风在天还是微微一笑,道:“竟然如此,那便赌了,不知道门主赌谁胜利呢?”

    器真空闻言,道:“我就赌云傲邪胜利吧!”

    风在天闻言,微笑道:“既然如此,我便赌汤佑文胜利吧!”

    器真空闻言笑道:“这汤佑文天赋的确惊人,不过年纪太轻,火候不够,若想击败云傲邪,倒是有些困难,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我想你的芬芳,想你的脸庞,想念你的娇艳芬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