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修真

九叔之茅山真传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九叔之茅山真传: 第八十五章 求救

    确实也是。

    谁让他们两个怎么年轻呢?

    年轻人总是不那么让人信服的,毕竟老话说的好:

    嘴上没毛,办事不牢!

    再说他们两个长得又这么帅,总会让别人想到小白点儿这个词儿。

    不过,中年人却没有丝毫的小觑,向着赵吏说道。

    “赵先生你好。”

    “鄙人杜景洪,初次见面,十分荣幸。”

    看到杜景洪这番作态。

    赵吏心中也是对他的观感而有所提升。

    连忙回应。

    “客气客气。”

    “杜先生客气了~”

    “哦,对了,这位是我的同伴,林峰。”

    “师从茅山。”

    “他对于阴阳玄门也有着些许了解,与我一起来,也算是给我压阵的。”

    此话一出。

    众人看他们两个人的脸色就变了。

    茅山呀!

    那可是大名鼎鼎的道门圣地。

    再看赵吏,就不是以前的看法了,竟有着一个茅山的朋友为他压阵。

    想必也是一个有本事的。

    不可小觑呀!

    紧接着,杜景洪突然说道。

    “哎呦~”

    “现在还在门外呢。”

    “怎么能容客人在门外说话,实在是我的不是。”

    “两位快快请进。”

    说着,杜景洪一边招呼着两个人,一边对着身旁的仆人说道。

    “快去为两位看茶。”

    “将我房间里存的那罐儿极品猴魁拿出来。”

    “与客人共同品鉴。”

    一番作为让人挑不出毛病,而且,极品的茶叶也确实让他拿出了真正的态度。

    搁谁身上。

    都不会太过于怪罪。

    毕竟老话说的好,礼多人不怪嘛!

    就在他们向着客厅走去的路上。

    赵吏随便打量了几眼。

    似乎仅仅是随便看看,不过一直关注他的林峰,却放在了心上。

    连忙仔细看去。

    一个位置看的似乎是门槛儿,等到林峰自己观察。

    却发现。

    那仅仅是一个普通的门槛儿,只不过相对于普通人家的门槛儿高大了许多。

    这也是高门槛儿的来历。

    地位不够,都迈不进去~

    “如果真的非说要有特殊的地方的话,那只有一处破损的地方。”

    “而且……”

    “似乎是最近被什么碰的。”

    林峰看着门槛儿,眼神闪烁了一番,紧接着便看向了赵吏停留的第二个位置。

    也就是门神的位置。

    不过这门神画像上面,却没有这丝毫的变化。

    整张纸整整齐齐的贴在了大门之上,没有一丝一毫的褶皱。

    笔画清晰。

    显得十分传神。

    虽然心中有着疑惑,不过林峰却仍旧没有说什么,一直跟着众人来到了客厅之中。

    “嗯,确实不错~”

    品了一口茶。

    还别说,确实还真是好茶。

    外形扁展挺直,魁伟壮实,两叶抱一芽,匀齐,毫多不显,苍绿匀润,部分主脉暗红。

    汤色嫩绿明亮。

    香气鲜灵高爽,有持久兰花香。

    这是极品的象征。

    等到客厅中,众人品了一番茶叶之后,这才打破了寂静。

    这时候,杜景洪开口了。

    “两位先生。”

    “不知道两位对于杜家的事情,是否有所了解?”

    “不知道如何才能解决?”

    “其中所需要的一切资材,全部由我们杜家一力承担。”

    他说的这话,身边的几个兄弟也是连连点头。

    显然都同意。

    当然,就算是不同意也没有办法,毕竟看着样子,杜景洪应该是家主。

    赵吏点了点头。

    放下手中的茶碗,对着几人开口道。

    “这件事情,我心里已经有点儿数了。”

    “不过,还有些事情我还不明白,需要询问一番。”

    “所以……”

    “我希望杜家主,能够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已经这件事儿某种程度上。”

    “也关乎着度假的生死存亡!”

    轰!

    听了他的话,众人纷纷大惊。

    原本晚上做这种噩梦,他们一个个就觉得不对劲儿,现在在看来还是他们小觑了!

    杜景洪连声询问。

    “先生请问。”

    “凡是我知道的,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就是不知道先生此言何意?难道说真的有什么妖魔作祟?”

    虽然说是疑问句。

    但是杜景洪说出来,却带着肯定的意味,毕竟他都去请老和尚了。

    心中没点儿想法,他都没资格做这杜家的家主!

    “呵呵……”

    赵吏呵呵笑道。

    “这件事一会儿在与你们作答,且先让我询问一番。”

    说着向着杜景洪询问道。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杜家,其他人做的梦,都是让他们尽快远离。”

    “而你做的梦。”

    “却是你家的长辈儿,在梦中向你求救,是也不是?”

    赵吏的一番询问,让客厅里杜家的几个兄弟讨论连连。

    向着杜景洪询问。

    “兄长?”

    “难道说,父亲真的向你求救了?”

    “你快回答啊~”

    面对着自己的几个兄弟的询问,杜景洪苦涩的一笑。

    对着众人说道。

    “确实如此~”

    “如果不是父亲在梦中向我求救,我也不会想到宏远大师。”

    此言一出,兄弟几个纷纷大惊。

    祖先求救。

    可是真的大事儿!

    连忙询问。

    “父亲在梦中都说了什么?他有什么交代?”

    “父亲……”

    一个个七嘴八舌的询问,但是回答他们的,却是杜景洪无奈的摇头。

    对着众人苦笑道。

    “我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

    “在我的梦中,我只听到父亲满脸狰狞的对我说,快来救我。”

    “现在我一闭眼。”

    “都能听到这句话。”

    “但仅限于这句话!”

    “其他的……”

    杜景洪默默摇头道。

    “那是真的没有了。”

    杜景洪说完之后,满眼希冀的看着赵吏。

    这件事刚发生了两天。

    他还没有对任何人说过,这样说来,这绝对是一个真正的高人。

    向着赵吏询问。

    “不知道赵先生有何妙计?”

    “只要能做到,杜某定当竭尽全力!”

    杜景洪,他的几个兄弟也是纷纷回答。

    “是啊,是啊~”

    “只要能做到。”

    “赵先生请讲。”

    ……

    赵吏仍然不慌不忙的向着杜景洪询问。

    “那现在……”

    “你现在如果闭上眼的话。”

    “还能听得到你父亲的求救吗?”

    “是不是声音越来越小了?”

    话音刚落。

    杜景洪腾就站起来了。

    躬身询问道。

    “确是如此~”

    “不知道此梦何解?”

    “还望先生赐教。”

    看着杜景洪恭敬的躬着身子询问。

    赵吏叹了一口气。

    无奈的说道。

    “你们这是祖坟冒烟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