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妖怪我来了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妖怪我来了: 第五十六章 别傻了,丫头!

    谈生意,酒桌上只能聊一个大概,后面牵扯到产品的类型,价格,包装形式等等诸多细节,肯定要另找时间慢慢商定。

    总之,今天这场庆祝宴可说是宾主尽欢,相当愉悦,三位老板都是收获满满。

    就连纯属是陪同角色的陈再和,也从苏放那里得到了口头承诺:今后的木材生意,肯定会越做越大,只要陈老板那边能搞定法律层面的手续问题,我这边永不缺货。

    你能付得起货款,我这边随时供货!

    一手钱一手货,现场结算,绝对公平,不会有任何花样。

    能干到多大,就看你陈老板自己的本事了,对苏放而言,不存在任何难度,妖界那边漫山遍野的树林,随便砍伐,无人干涉,压根不存在保护树木这类法律。

    虽为妖界之主,暂时来说,苏放也不会考虑保护环境那些说法,麻痹的十年后若不能拯救世界,别说环保了,自己的裤衩子你都保不住。

    夜里九点多,酒宴结束,苏放喝了个半醉,晕晕乎乎还挺舒服。

    返回度假村的路上,车里就只有自己人了,苏放这才询问:“莫娜,你干了什么,把方轩林吓地魂不附体,直接就给我打电话投降了。”

    还没真的开打呢,方轩林方大少,这么容易就举白旗了?

    真是没想到啊。

    “关键是高阶药剂起了作用,极致恐惧,可以把负面情绪扩大上百倍。”

    莫娜回道:“我只给他喂了两滴,没敢多给,是怕他那小身板承受不住,直接吓破胆吓掉魂,变成了神经病。”

    这玩意真不是开玩笑,别忘了,妖界的高阶药剂是针对实力强横的高级妖怪或妖兽而设计的,地球人的羸弱体质与精神基数,确实是承受不住。

    吓唬妖怪的恐惧药剂,作用到人身上,分量控制不好,很可能直接摧毁思想意识,变成了不可治愈的白痴。

    “以药剂学徒的经验来讲,我感觉两滴正好。”

    莫娜还在解释:“真要是把人弄残了,事情闹大了,他的父母肯定会实施报复,又会给老板带来后续麻烦。”

    “对,这样就挺好。”

    苏放在后排座挥挥手:“目前来看,应该是恰到好处,他要是不死心,不服气,还敢来找不痛快,下一次直接阉了!喂给他另一种药,让他自己动手……欲练神功,挥刀自宫!哈哈!”

    老板很开心啊,但好像喝多了。

    莫娜通过后视镜,看到苏放面颊飘红,眼神也有点迷离,便掏出一瓶带着体温的药剂,反手递了过去:“老板,该喝药了。”

    “咋地?”

    苏放接过去,呵呵笑道:“你是想,先拿我练练手?”

    莫娜撇撇嘴:“醒酒的而已。”

    其实还是老板每天都喝的养神草药剂,除了养神补脑,有助睡眠,确实还具备解酒功效,一觉睡醒,不会有宿醉后的那些个难受反应。

    “现在不喝!因为我这会儿,感觉非常不错。”

    苏放把瓶子揣进上衣口袋,今天穿的,正是咱那套控温又防弹的样品西装。

    温度随心所欲,可随时调整,身上一直保持着不冷不热的清爽状态,别提多舒服了。

    不亲身体验,你绝对想象不出,这样一身控温衣服能带来怎样的享受感和满足感。

    有了切身体会,苏放就敢于保证:穿过一次,你就会深深地爱上它,绝对就脱不下来了,恨不能夜里睡觉都穿着。

    一点都不夸张,毕竟盖被子还会出现厚了热,薄了冷,翻来覆去咋都不太舒服的情况。

    咱这西装不怕压,不怕皱,穿着它钻被窝,再开启控温功能,舒舒服服一觉天亮,起床后十秒内,自然回弹,西装笔挺,比熨烫过还要爽利。

    太棒了!

    反正今晚上,苏放就是这么打算的:就穿着它睡觉了!

    感觉就像是情人的肌肤,轻轻柔柔地贴着你,蹭着你,呵护着你……呵呵!

    尽管搂着情人睡觉这种事,苏老板确实还没有真正体验过,一切只能靠美好的遐想而已。

    咱这控温西装,绝对不担心销量,穿过它,你就离不开它了。

    价格再贵,也不是问题……

    “吼吼!”

    阿蛮这家伙在副驾驶怪腔怪调的坏笑:“老板啊,你没看懂,莫娜让你喝药,是怕你酒后乱性,做出一些个失控举动。”

    “滚蛋!”

    莫娜一拳怼过去:“想死是不是?”

    明知是开玩笑,但身为一个纯真少女,她还是会觉得有些尴尬。

    “我又不是说你。”

    阿蛮用左臂硬抗了这一下重击:“加卡的制衣厂里,一大堆奴隶少女,招之则来挥之则去,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我要是老板啊……”

    还没说完,又被莫娜一拳打断,并以最为严厉的眼神警告:不要教坏了老板,你个不要脸的狗东西。

    阿蛮憋着笑朝后面瞥了一眼,却看到,老板他目光迷离,似乎在深度遐想。

    “不是吧老板,你不会真的动心了吧?”

    阿蛮赶紧提醒:“我这纯粹是开玩笑,您的伟大圣洁,高贵无比的贞操,浪费在那些奴隶身上,那可就太亏了!最起码也得是……”

    瞅瞅正在开车的莫娜,心说不行,莫娜若成了老板娘,第一个要办掉的肯定就是自己。

    赶紧改口为:“我感觉加杰拉还不错,三星术士,又是您的灵魂仆从,勉勉强强,不算是玷污了您的圣洁之躯。”

    莫娜忍无可忍,就打算掏刀子了,却看到,后面的苏放嘿嘿一声,垂下脑袋,也不知是不是酒劲上头昏睡了过去。

    唰!

    莫娜的锋利短刃抵住阿蛮的脑袋,最后严厉警告:再这么胡说八道,割了你舌头!

    切!怕你?

    阿蛮撇撇嘴毫不在意,没有主人的命令,灵魂仆从之间绝对不允许自相残杀,在我身上割一道小口子,她都不敢。

    这是最为深层的灵魂制约。

    “该死的混蛋!”

    莫娜低骂一声,确实也只能无可奈何地收回了刀子。

    “啦啦啦……”

    阿蛮却还在气她,或许也算是一种变形提醒:“身为仆从,你还能干涉主人的私生活?伟大的主人,就应该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在两个世界开遍后宫,才能配得上他那至高无上的尊贵身份。”

    莫娜哼了一声,确实没理由,也没有资格进行反驳。

    苏放却在后面迷迷瞪瞪回了一句:“我不是那种人啊,阿蛮。”

    “你不只是人啊,老板!”

    阿蛮却道:“您更是至高无上的妖界主宰,所有生灵都是您的仆从或子民,您有权力享受他们的一切,包括身体,灵魂和尊严。”

    “哼哼,我要吐了。”

    苏放在后面低哼:“我算是看明白了,阿蛮你就是个标准的奸臣,蛊惑君王的朝廷败类。”

    没错!

    莫娜恨恨地瞪了阿蛮一眼。

    “这是我的荣幸。”

    阿蛮却满不在乎,风骚地一甩光头:“能让老板开心,我愿做一辈子奸臣,不在乎自己结局如何……吼吼,想想还挺美的呢,这样的仆从才衬得起主人的伟大!”

    撇给莫娜一个眼神:跟我好好学着吧,傻丫头。

    别以为我在出洋相,以后主人还会有四星,五星,甚至八星,十星的高阶仆从,他们的强悍实力,高贵血统,种族优势,家产底蕴什么的,会把你比得黯然失色,黯淡无光,暗无天日。

    到时候,神龙女皇都要率领族群,乖乖跪伏在主人面前,你一个小小豹女,早就被遗忘在庞大队伍的最尾端了吧。

    一星的牛头,一星的豹女,就整个妖界而言,算个屁啊!

    垫底中的垫底!

    反正我阿蛮,不想被主人遗忘,不想被淘汰下去,就算当一个毫无底线的奸臣,也要死皮赖脸紧紧追随在主人身边,一刻不离,寸步不离!

    “不敢有丝毫松懈啊,离开一步,很可能就被更不要脸的家伙顶替了,主人身边那还会有我的位置。”

    阿蛮转头看向车外,眼眸中反射着街边的道道霓虹,竟像是一种深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