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万族乐园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万族乐园: 第一百五十一章 行者变兔引太子

    听闻小师叔要再赏明月,行者便窜去门口。

    众人一齐看处,只见星月光中,阶檐上真个放着一柄金厢白玉圭。

    八戒近前拿起道:“哥哥,这看起来像是个宝物啊!”

    行者道:“呆子!这是国王手中执的宝贝,名唤玉珪。

    师父啊,咱们既有此物,想来他说得就是真事。

    明日拿妖便全包在老孙身上,只是要你三桩儿造化低哩。”

    八戒道:“好好好!做个梦罢了,又告诵他。

    他那些儿不会作弄人哩?就教你三桩儿造化低。”

    三藏回里面道:“是那三桩?”

    行者道:“明日需得要师父顶缸、受气、遭瘟哩。”

    八戒摇头笑道:“猴哥诶,你说得一桩儿也是难的,三桩儿却怎么齐齐耽得?”

    唐僧是个聪明的长老,便问:“徒弟,你口中的三事有如何讲?”

    行者道:“也不消讲,等我与你二件物。”

    好大圣,拔了一根毫毛,吹口仙气,叫声“变!”即变出来一个红金漆匣儿,把白玉珪放在内盛着。

    而后指着匣子说道:“师父,你将此物捧在手中,到天晓时,穿上锦襕袈裟,去正殿坐着念经,等我去看看他那城池。

    倘在皇位的是个妖怪,我便主持正义,也在此间立下个功绩。

    假若不是,我等也莫胡乱撞祸。”

    三藏点头道:“正是,正是!”

    行者道:“那太子不出城便罢,若真个应梦出城来,我定设法引他来见你。”

    三藏道:“见了我如何迎答?”

    行者道:“来到时,我先报知,你把那匣盖儿扯开些,等我变作二寸长的一个小和尚,钻在匣儿里,你连我捧在手中。

    那太子进了寺来,必然拜佛,你尽他怎的下拜,只是不睬他。

    他见你不动身,一定教拿你,你凭他拿下去,打也由他,绑也由他,杀也由他。”

    三藏道:“呀!他的军令大,倘一气之下真杀了我,却怎么是好?”

    行者道:“没事,有我哩!

    若到那紧关处,我自然护你。

    他若问时,你说是东土钦差上西天拜佛取经进宝的和尚。

    他道有甚宝贝?你却把锦蝠袈裟对他说一遍,说道:‘此是三等宝贝,还有头一等、第二等的好物哩。’

    但问处,就说这匣内有一件宝贝,上知五百年,下知五百年,中知五百年,共一千五百年过去未来之事,俱尽晓得。

    他若好奇,你便顺势把俺老孙放出来。

    我将那梦中话告诵那太子,他若肯信,就去拿了那妖魔,一则与他父王报仇,二来我们立个名节。

    他若不信,再将白玉珪拿与他看。只恐他年幼,还不认得哩。”

    三藏闻言大喜道:“徒弟啊,此计绝妙!

    但说这宝贝,一个叫做锦襕袈裟,一个叫做白玉珪,你变的宝贝却叫做甚名?”

    行者随口道:“此番为救那皇帝,便叫立帝货罢。”

    三藏依言记在心上。师徒们一夜辗转难睡。

    盼到天明,恨不得点头唤出扶桑日,喷气吹散满天星。

    不多时,东方发白。

    行者又吩咐了八戒、沙僧,教他两个:“尔等不可搅扰僧人,也不好出来乱走。

    待我成功之后,共汝等同行。”

    随后他别了唐僧,打了个唿哨,一筋斗跳在空中,睁火眼平西看处,果见有一座城池。

    你道怎么就看见了?当时说那城池离寺只有四十里,故此凭高就望见了。

    行者近前仔细看处,又见那怪雾愁云漠漠,妖风怨气纷纷。于是在空中赞叹道:

    若是真王登宝座,自有祥光五色云。

    只因妖怪侵龙位,腾腾黑气锁金门。

    正感叹见,一众却忽听得炮声响亮,又只见东门开处,闪出一路人马,真个是采猎之军,果然势勇,但见:

    晓出禁城东,分围浅草中。

    彩旗开映日,白马骤迎风。

    鼍鼓冬冬擂,标枪对对冲。

    架鹰军猛烈,牵犬将骁雄。

    火炮连天振,粘竿映日红。

    人人支弩箭,个个挎雕弓。

    张网山坡下,铺绳小径中。

    一声惊霹雳,千骑拥貔熊。

    狡兔身难保,乖獐智亦穷。

    狐狸该命尽,麋鹿丧当终。

    山雉难飞脱,野鸡怎避凶?

    他都要捡占山场擒猛兽,摧残林木射飞虫。

    那些人出得城来,散步东郊,不多时,有二十里向高田地。

    又只见中军营里,有小小的一个将军,顶着盔,贯着甲,果肚花,十八札,手执青锋宝剑,坐下黄骠马,腰带满弦弓,真个是:

    隐隐君王象,昂昂帝主容。

    规模非小辈,行动显真龙。

    行者在空暗喜道:“不须说,那个就是皇帝的太子了。等我戏他一戏。”

    好大圣,按落云头,撞入军中太子马前,摇身一变,变作一个白兔儿,只在太子马前乱跑。

    太子看见,正合欢心,拈起箭,拽满弓,一箭正中了那兔儿。

    原来是孙大圣故意教他中了,却眼乖手疾,一把接住那箭头,把箭翎花落在前边,丢开脚步跑了。

    那太子见箭中了玉兔,兜开马,独自争先来赶。

    不知马行的快,行者缺更加迅疾如风;马行的迟,行者却随着闲庭信步,若即若离只在他面前不远。

    眼看他一程一程,将太子哄到宝林寺山门之下,行者方才现出本身。

    瞬时变不见了兔儿,只余孤零零一枝箭插在门槛上。

    行者随撞进去,见唐僧道:“师父,那小子被我引进来了!”

    言毕,只见他摇身一变,就变做个二寸长短的小和尚儿,钻在红匣之内。

    却说那太子赶到山门前,不见了白兔,只见门槛上插住一枝雕翎箭。

    太子大惊疑虑道:“怪哉,怪哉!方才我分明箭中了那只玉兔,追了一路兔子怎忽然不见,只留下我的羽箭在此间!

    该不会是年多日久,那兔子成了精变魅了。”

    拔了箭,抬头看处,山门上有五个大字,写着“敕建宝林寺”。

    太子道:“我知之此地矣。

    向年间曾记得父王在金銮殿上差官赍些金帛与这和尚修理佛殿佛像,不期今日到此。

    正是因过道院逢僧话,又得浮生半日闲,我且进去走走。”

    那太子跳下马来,正要进去,只见那保驾的官将与三千人马赶上,簇簇拥拥,都入山门里面。

    慌得那本寺众僧,都来叩头拜接,接入正殿中间参拜佛像。

    却才举目观瞻,又欲游廊玩景,忽见正当中坐着个和尚不理不睬。

    太子大怒道:“独这和尚无礼!

    我今半朝銮驾进山,虽无旨意知会,不当远接,此时军马临门,也该起身,怎么还坐着不动?

    难道欲以你佛门欺我王权不成?此例断不可开!”

    于是教道:“拿下来!”

    这“拿”字刚落,便有两边校尉一齐下手,便把唐僧抓将下来,急理绳索就捆。

    行者在匣里默默的念传音咒,教道:“护法诸天、六丁六甲,我今设法降妖,这太子不能知识,将绳要捆我师父。

    汝等需即早护持,若真捆了,便都该有罪!”

    那大圣如何厉害火爆?

    他的暗中吩咐,又有谁敢不遵?

    于是众神将三藏护持定,那些人摸也摸不着他衣衫,挨也挨不上他的光头,只好似一壁墙挡住,难拢其身。

    那太子道:“和尚!你是哪方来的人物,竟敢使这般隐身法欺我!”

    三藏不急不缓上前施礼道:“回禀施主,贫僧并无丝毫神通,更不会什么隐身法门。

    我乃是东土大唐的僧人,此番只为上雷音寺拜佛求经。”

    太子道:“你那东土虽是中原上国,可一路跋涉艰辛,身上定带有甚隐身护体的宝贝,你说来我听。”

    三藏道:“我身上穿的这袈裟可护佑我平安,却也只是排名第三样的宝贝。

    我这里其实还有第一等、第二等更好的物哩!”

    太子道:“你那衣服,半边苫身,半边露臂,能值多少物,敢称宝贝!”

    三藏道:“这袈裟虽不全体,有诗几句,诗曰:

    佛衣偏袒不须论,内隐真如脱世尘。

    万线千针成正果,九珠八宝合元神。

    仙娥圣女恭修制,遗赐禅僧静垢身。

    见驾不迎犹自可,父冤未报枉为人!”

    太子闻言,心中大怒道:“这泼和尚胡说!

    你那半片衣,凭着你口能舌便夸好夸强。

    我的父亲正值壮年,为一国之主。

    他有何冤?从何未报?

    今日你不说出个门道,明年便该人祭拜!”

    三藏有悟空壮胆,此刻也现丝毫不乱。

    只见他进前一步,合掌问道:“殿下,为人生在天地之间,能有几恩?”

    太子略微思忖道:“当有四恩。”

    三藏颔首再问:“却不知是哪四恩?”

    太子道:“感天地盖载之恩,日月照临之恩,朝廷政护之恩,父母养育之恩。”

    三藏笑曰:“殿下言之有失,独你却只有天地盖载,日月照临,朝廷护佑,却哪得什么父母养育恩德?”

    太子怒道:“你这和尚!定是那游手游食削发逆君之徒!

    我不得父母养育,身从何来?又哪有今天?”

    三藏道:“殿下,此事细节贫僧不知。

    但这红匣内却有件一等宝贝,叫做‘立帝货’。

    他上知五百年,中知五百年,下知五百年,共知一千五百年过去未来之事。

    便是他说你无父母养育之恩,告贫僧在此久等多时。”

    太子闻说,教:“还有此事?何等邪祟斗胆妄言谤君?拿来我看!”

    三藏扯开匣盖儿,行者便随着跳将出来,跋呀跋的两边乱走。

    太子道:“这星星小人儿只当玩物,却又能知甚事?”

    行者闻言嫌小,就挥手笑了笑,转瞬使个神通把腰伸一伸,便长了有三尺四五寸。

    众军士吃惊道:“若是这般快长,不消几日便要撑破天也。”

    行者心道:撑破天?俺早五百年便干了!

    于是他顺势长到原身,就不长了。

    太子亲眼看到神异却有些胆怯,于是好言问道:“立帝货,这和尚说你能知未来过去吉凶,你却有龟作卜?有蓍作筮?凭书句断人祸福?”

    行者摇头道:“我一毫不用,只是全凭三寸舌,万事尽皆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