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三国有梦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三国有梦: 第一百零七章老张的奇妙人生(1)

    要是大汉被一群拿着兵器的女人给干翻了,壹乐认为就活该刘汉皇朝覆灭,不过想想这样的情形,喜感远远高于归属感。

    为这群女王指引了去往赤城方向后,壹乐献上真诚的祝福,便朝着土城继续进发。

    钟离秋不知道什么窜进了壹乐的马车里,毫不客气的拿起案几上的点心,边吃边道:

    “我思考过你说过的话,有些地方不合理。”

    壹乐笑道:“我说过很多话,而且都不太合理。”

    钟离秋愣了一下,随即一本正经的道:“还真是如此。”

    “其实我很佩服您的。”

    钟离秋没有接话,静静的吃着点心,两眼瞅着壹乐,仿佛在说:“佩服什么啊?坑我坑得最惨就是你。”

    壹乐并不在意,继续说道:“短短二十余年,从无到有,再到大汉最大的造反集团,堪比高祖呀。”

    钟离秋饶有兴致的道:“某家原先还以为你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呢,相处久了,不过臭小子一个。

    只是比别人稍微机灵一点,聪慧一点,古怪的念头多一点罢了。”

    “我现在有时间。”

    “我没心情讲。”

    “我先师去过蓬莱……”

    现在正研究仙术的钟离秋无法拒绝来自传说中的仙人地,几番讨价还价后,便说起了他的人生历程。

    十常侍玩弄朝廷,大汉最灰暗的时候,一个河北青年垂头丧气的走出了院试堂,他又落榜了。

    作为一个有抱负的青年,他的愿望一直很简单,凭借着自己的能力考个功名,当个小官,哪怕是抄抄写写也心满意足了。

    可是每一次都卡在乡试上过不去,这一次,考官面带笑容,和蔼可亲的表态:“年轻人,意思过不去,你也就永远过不去了。”

    这个青年不是别人,正是赫赫有名的张角(也就是后来的钟离秋)。

    正当张角万念俱灰心灰意冷的时候,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一个白胡子,满头白发,样子却是小孩脸的老头,看起来很有仙骨的风范。

    只见他一把拉住张角,连连称道:“年轻人很不错嘛,紫气缭绕,前途无量呀!”

    张角顿时被惊到了,从少到大,什么种田能手,什么年少有为,什么知书达理都被称赞过,紫气缭绕这种级别的称赞,他还是头一回听到。

    于是停住脚步,整理一下衣衫,恭恭敬敬的施礼道:“晚生张角见过老神仙!”

    壹乐听到这里,噗嗤的笑了出来,因为他突然想起了著名后现代主义表现派的著名演员周星驰执导的一部电影,里面就有这样的桥段。

    钟离秋无奈的道:“还是你看得透彻,这于吉老儿只是想贩卖他的著作,后来我才知道,这老家伙看见谁都这样说,每个人都给了一本《太平清领书》。”

    “可是只有您把它当成绝学来看待呀!”

    “希望,一个绝望的人,看到希望真的可以不顾一切的。”

    “自从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后,像于老先生的道家思想著作是不受待见的,您居然把黄帝搬了出来,让《太平清领书》成了黄老之学,实在高明。”

    钟离秋回忆一下说道:“当时没有过多的思考,想着百姓接受什么就弄成什么。”

    ……

    递给张角《太平清领书》后的于吉“嗖”的一声就消失了。(其实张角当时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太平清领书》上面,于吉什么时候走了都不知道,回过神来就不见了这老头,为了更有效的宣传太平道,这个环节还是有必要加上去的。)

    既然刘汉不待见自己,张角打算打造自己的小官员模式,于是创办了太平道。

    在各种衬托之下,于吉成了神仙,《太平清领书》自然成了仙术,换言之,张角修炼的就是仙术了。

    挖坑首先要埋的当然是自己,然后就是自己最亲的人,张梁,张宝很自然的成为了太平道的二,三当家。

    纵观历史,许多宗教在传道之初,都或多或少的使用医术,张角也不例外,而且还是把此道超水平的发挥出来。

    当时大汉的百姓吃不饱,穿不暖,一旦得病,只有等死一途,此时出现一个只要入教便能免费医治的太平道,在频死之时出现生机,任谁都不会放过。

    这时的病治好了,就等同于再生父母,也就等同于张角可以一呼百应,百姓对他可是言听计从了。

    “您治病就治病,干嘛还要人家跪地上,还在一旁花里胡哨的摆弄一番,烧点符咒弄点清水,还真以为能治病呀?那是心理暗示把他们治好的。”

    “反正治好了不少人。”

    “……”

    无论在哪个时代,仪式感都很重要,弄那么仪式,张角就是为了让病人老百姓从心里相信这是仙术,能治百病的仙术。

    张角当然不知道什么叫心里暗示治疗法,他用这样的法子治好过很多人,认为是《太平清领书》的法子有效罢了。

    王家村的王麻子,大伙都知道他得了重病,没几天活了,当活泼乱跳的王麻子出现在众人面前时,讲述张角仙人如何如何了得,起死回生的时候,张角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我乃上天派来的大贤良师,是黄帝的使者,你们都是炎黄子孙,只要加入我们太平道,就能获得医治百病的圣水,和众教徒一样,受黄帝庇佑!”

    很快,太平道教徒遍布了大汉东西南北,张角也一跃而起,成为大汉举足轻重的人物。

    壹乐忍不住又插口道:“我有点怀疑当初于吉给您的书不叫《太平清领书》,而是因为您的太平道才改成的。”

    钟离秋神秘一笑,一副你懂我的模样。

    他奶奶的,但凡造反者举着太平的旗号,就预示这当时的政府腐败不堪,百姓的生活暗无天日。

    张角这个教派的名字又是一个心理暗示。

    “刘汉属水,土克水,面朝黄土背朝天,这是黄巾军的来由吧?”

    钟离秋鄙夷的道:“还用你说,这不是摆明的吗?”

    壹乐哑口无言,是呀,人家造反都已经摆上台面了,张角连前因:苍天已死,时间:岁在甲子,结果:天下大吉都告诉了刘宏,可偏偏刘宏好像不知道一样,无形中这是对张角的一种漠视。

    “那三亿钱?”

    钟离秋笑道:“要拉拢一个有才识的人,我一直认为,钱是最直接的诚意。”

    壹乐尴尬的笑了:“小子孟浪了,还以为是自己的诡计得逞了呢!”

    “亩产100石的诱惑确实很大,但是你的吸引力更大。”

    “我以为我拒绝了您,您会派人来除掉我。”

    “为什么呢?我的目的是推翻这个政朝,你的目的不也是吗?

    我还没自大到我必定成功的程度,要是我失败了,像你这样的必定会多起来,这个混乱不堪的皇朝也就离覆灭不远了。”

    壹乐再一次尴尬的笑了,那些钱原来是张角投资在自己身上的。

    “那您知道起义失败的原因吗?”

    钟离秋哀伤的吸了口气道: “开始的时候,某家一直以为是因为唐周,自从来到了涿郡后,却发现自己找不到真正的原因了,再仔细分析,好像整个计划都有问题。”

    “您是不自觉拿涿郡军来对比了,这对草草成军的太平道众很不公平。”

    “就算再不济,我觉得也能撑个一年半载的,只要战线拉长,某家就有等待变数的机会,说不准能反败为胜。”

    钟离秋说得很平静,仿佛是在讨论着别人的故事一般,想来他已经找到了失败的原因了吧。

    “”陈胜吴广造反是被迫,失败了,因为他们所面对的是秦国,虽然民心所背,但依然很强大。

    高祖,项羽等起义,那是大势所趋,民心所向,秦国当时已经失去立国之本,原先的六国本就没多少归属感,纷纷弃秦,高祖碰上了,刚好就接收过来。

    而您遇到的是一个老树深根的皇朝,就算破败不堪,它的底蕴依然深厚,百姓习惯了汉人这个称呼,您却要拿走,如此突然,人家肯定不愿意了,所以您失败了。

    原因其实就这么简单, 用百姓的话讲,您运气不好,用五行之术讲,您没这个命。”

    壹乐看不惯钟离秋这种老神在在的样子,坑了几十万人你得该有相应的愧疚不是?

    钟离秋不为所动,淡淡的道:“改朝换代的大事被你这样一说,倒是变成了家事。

    细细想来,又好像是那么一回事。”

    壹乐笑道:“争王夺位这种事,谁也没有经验,在这个骨眼上,彼此都是公平的,我们只能从前人身上领悟出利害得失,逐步完善自己的体制。

    您是一个野心家,注定会被野心所侵蚀,看不清自然是常态。

    而最关键的是,您身边的人都是野心家,组合本身就有问题。

    核心价值没有问题,太平,绝对是动/乱社会中人们所需要的。

    其实真的不复杂,您只要好好经营太平道帝国,百孔千疮的大汉不用去推翻,时间一到,它就会赫然崩塌。

    而您,自然是千呼百应的最佳取代者。”

    “你们如今行的就是这样的路子?”

    壹乐道:“不是,小子只是想让洛阳那位知道刘汉皇族中,还有刘玄德这号人物,携带着养活一方人。

    如今势力大了,那就把目标扩大,养活更多人,仅此而已。”

    钟离秋不相信的道:“就这么简单?”

    “就是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