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锦鲤系统超旺夫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锦鲤系统超旺夫: 第458章 截肢

    姜小蔓从来没有这么胆小懦弱过,明明很着急的想要去看看元宝,可是刚迈出一步,就腿软的不像样子。

    短短的几秒钟,却愣是脑补了一百零八种不好的可能。

    “小心!”

    楼梦婉喊人一起扶住姜小蔓。

    被人架着,姜小蔓才算是没有摔了。

    “娘,不是我,也不是妹妹。”元宝反应过来,先说了一句。

    顿时,姜小蔓觉得自己停跳的心脏终于恢复正常了。

    她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

    “娘,”元宝跑到姜小蔓身边来,抓着她的裙摆,急切的喊道,“娘,你救救那个小哥哥吧,你救救那个小哥哥吧?”

    “怎么回事?你慢点说。”

    姜小蔓觉得,自己刚刚被吓得,都能短命好几年。

    这种惊吓,真的是太狠了。

    元宝大大的眼睛里,都是对生死和鲜血的恐惧:“我回来的路上想走着,然后掉了东西,有个小姑娘捡到了追上想要还给我,结果正好有一辆跑的飞快的马车……是那个小姑娘的哥哥推开了我和小姑娘,可是那个小哥哥却被马车撞飞了出去,还,还从那个小哥哥的腿上压过去了。”

    “都是血,好多血,娘,救救他,救救他好不好?”

    元宝从来没有求过姜小蔓,也从来没有露出过这般惊惧的神色来。

    这让姜小蔓心都要碎了。

    “乖,没事的,娘一定会想办法的。梦婉,你和元宝先去看看这个小哥哥,我现在就进宫,去求太医来。”

    “好,那你一定不能着急啊,你现在随时都可能生的。”

    “我知道了。”

    姜小蔓揉揉元宝的头,受惊过度的孩子仿佛惊弓之鸟一般,看着元宝害怕的样子,当娘的心都要疼死了,她认真的保证:“元宝,娘一定会尽全力的,一定!”

    说完,她就立刻让人准备马车进宫去了。

    可是再高明的太医,对已经被撞碎了几根肋骨,小腿粉碎性骨折,全身多处器官受损的人,都没有办法。

    “回天乏术啊。”

    “他的腿太严重了,其他地方都还好,要是能够治理好腿,就还有救。”

    “哎,可是这腿就在那摆着,也不可能不存在了呢?”

    几个太医会诊之后,都没有什么办法。

    姜小蔓却听到最后一句话,机灵了一下,她颤抖着开口了:“要是实在没办法了,截肢呢?截肢是不是就有活下去的希望了?”

    “截肢?”

    这是一个全新的词汇。

    姜小蔓艰难的点头:“对,就是将他完全坏死的左小腿……锯掉,以此来保全他的性命。”

    “可是把他的小腿锯掉,如何保证他的生命安全呢?”

    这就问到了姜小蔓了。

    不过有锦鲤系统在,什么问题都不是问题。

    在结合锦鲤系统之后,太医觉得可以试一试。

    经过了难熬的一天一夜,少年的命最终是保住了,可是却失去了一条腿……

    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却没了腿。

    光是想想,就觉得痛心。

    荷花伏在少年的身上,崩溃大哭。

    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和爹娘交代,哥哥,哥哥……

    “不要哭了,活着就有希望啊。”元宝宽慰荷花。

    荷花抬起红肿的和兔子似的眼睛,哽咽着说:“可是,可是哥哥是进京赶考来的呀……”

    残疾人,是不能做官的。

    那么哥哥十年寒窗苦读,终究是付之东流了啊。

    元宝的心都疼的抽抽:“你放心,不能做官,还能教书,你哥哥的辛苦不会白费的。你看你哥哥的命也保住了,估计没多久就要醒过来了,要是看见你这个样子,还得担心你,你要不要先去洗洗脸?”

    荷花抽抽噎噎的,被元宝好生安抚一番之后,终于跟着丫鬟去洗漱了。

    正巧,姜小蔓午休小睡了一会,刚刚睡醒就来听荷院来看望了。

    “元宝,”姜小蔓喊了一声。

    元宝立刻看了过来,一双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

    姜小蔓将元宝揽到了自己的怀里:“元宝,你不要这样,娘会担心的。”

    “娘,如果不是因为我,小哥哥也不会……”元宝内心十分的自责。

    他总是在想,如果昨天他不是自己非得走着回来,如果是坐着马车回来,也就不会遇见这对兄妹了,也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姜小蔓叹息:“元宝, 这不是你的错,错的是闹市纵马之人。”

    “娘,到底是谁?”元宝握紧了小拳头,大大的眼睛里,杀意四溅!

    这是元宝头一次,恨不得对方死去。

    姜小蔓点头:“你放心好了,娘一定会为荷花兄妹讨回一个公道的。”

    闹市纵马之人,已经查到了。

    是左梁王的一个表弟,张重锦,也就是老王妃的娘家的亲侄子。

    这次是想要进京来求左梁王,给这个表弟张重锦弄个官当当的,最好再给他找个好亲事。

    这个张重锦啊,是张家最小的孙子,从小就最甜的很,哄得张老太太心花怒放的。

    这张老太太早就给老王妃来信了,让老王妃无比好好对侄子张重锦,就是对祖宗什么样,就得对他什么样子。

    昨天,是张重锦第一天进京。

    之前这个张重锦在老家啊,为所欲为惯了,简直就是土皇帝,哪里会收敛呢?

    所以,他快马进京,无所顾忌。

    其实不仅是荷花兄妹,在那之前,已经伤了好些个人了,只是都没有荷花兄妹严重罢了。

    “娘,我想知道。”元宝坚持。

    姜小蔓说:“元宝,此事已经上达天听了,你还小,不要插手,知道吗?”

    其实,她也是自私的。

    想着自己快要生产了,就不想惹麻烦。想着既然陛下已经知晓,那就先看看陛下的决断。

    若有不满,等她生完孩子,一定为荷花兄妹讨回公道。

    这是这样的心思,她怎么好意思和儿子说呢?

    “……我知道了。”

    元宝丧丧的。

    母子两个坐在那,说了好半天的话。

    也是姜小蔓担心昨天的事情,会影响到元宝的心智,甚至会留下阴影,所以才会多了耐心。

    没多久,丫鬟就带着洗漱完了的荷花出来了。

    荷花虽然年岁小,但是洗去了脸上的鲜血和污秽,便露出一张精致的小脸来,眉眼如画,淡然婉约。

    最重要的是,她长得有些……

    “小荷花,你这长得可真有公主的气派,看上去也是忒威严了。”

    姜小蔓忍不住车笑着打趣了一句。

    真的,小荷花这张脸,你看见之后的第一反应不是多漂亮多精致,而是她长得就让你不敢直视,那通身的气派,就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元宝忽然道:“娘,我怎么看荷花长得和大姨夫有些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