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吞噬星空之太上问道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吞噬星空之太上问道: 第四百八十七章 太宇之塔的灵(求订阅!求月票!)

    夏至睁开双眼。

    出现在他眼前的赫然是……一张大脸。

    “砰!”

    下意识地一拳,只见那张脸骤然扭曲,跟着远远倒飞出去,重重砸在千万公里外的山峰上。

    “秦大哥,干嘛打我?”

    从掉落的无数碎石中冲出来,星野部落的精英战士‘巴图’有些战栗。

    只是普通的一拳,甚至都没用什么秘法,就让他神体湮灭了近一成?

    这要是用上秘法,岂不是不用至宝兵器也能随手将他击毙?

    “……”

    为啥打你?

    离我那么近,你自己长相如何心里没数吗……

    刚从顿悟状态中清醒,夏至透过与分身之间的联系,瞬间便知道时间已过百年。

    还好。

    不算长。

    相比动辄以纪元计时的闭关参悟,这点时间真不算什么。

    等等。

    “巴图,星野部落去军队的战士?”

    “都已经去了三批了……”巴图有些幽怨,“赫连大叔说等你醒过来,族长会亲自送我们去军队。”

    对每一个部落战士而言,加入军队,为我王流血战斗,都是最为荣耀之事。

    明明自己百年前就能参军,可却在这一直傻等着,还被一拳轰飞……

    “嗯,那就好。”夏至没理会巴图,点点头,“族长什么时候送我们去?”

    “不知道。联盟去九烟泽复仇,族长和赫连大叔他们都去了。”巴图连道,“秦,我们要不也去九烟泽,再杀些异兽吧。”

    上一次被九烟泽的异兽突袭,星野部落损失了近十万法则之主战士。

    虽然在晋之世界的生灵看来,死亡便是轮回,但那些陨落的战士很多都是自己朝夕相处的伙伴,多杀些异兽也是帮伙伴们报仇了。

    “不了。”夏至摇头。

    普通真神之间的战斗对他已无意义。

    至于虚空真神……暂时还不够打。

    除非他突破到真神,并且全力爆发,所有手段尽出,否则单单‘一念虚空成’,便足以令他瞬间死上无数次。

    “我还要巩固下收获,先回部落去闭关,族长回来你叫我。”

    丢下一句,夏至冲天而起,向远处的部落营地飞去。

    “还要闭关?”巴图有些诧异,随即跟在夏至身后返回营地。

    大英雄‘秦’回来,自然受到星野部众们的夹道欢迎。

    灵魂奴仆异兽‘巴赫’也摇着尾巴从营地中迎出。

    看的出来这百年时间它的小日子过得蛮滋润。

    回到自己的石屋,吩咐异兽奴仆巴赫守在门前,夏至身影一闪已是从屋内消失。

    床榻上只留下一缩小到微尘大小的‘太宇之塔’。

    ……

    核心大殿内,夏至看着眼前通天之柱上那巨大的一幅幅秘纹雕刻,尤其是第四幅。

    “若想悟透那剩余的八十一道立体神印,最终达成十万倍完美生命基因,怕是就要着落在这上面了。”

    整个太上传承的三十三幅秘纹图雕刻,按照夏至推测,应是每三幅为一层境界。

    前三幅对应的是真神阶段,这四幅应该便是真神巅峰直到虚空真神层次了。

    站在通天之柱前,夏至观看了第四幅秘纹图足足三天,随即闭眼盘膝坐下。

    第四幅的所有秘纹雕刻都浮现在心头。

    玄妙!

    复杂!

    时间、空间、金、木、水、火、土、风、雷电、光线……各种本源法则、各种融合法则仿佛一切尽皆包含,且完美结合。

    “幸亏我融合法则第一层已完全悟透,不然想要入门都找不到途径。”夏至暗叹。

    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

    夏至从一开始便以十大基本法则为根本,十条腿同时前进,基础打的无比浑厚坚固。

    此时再来研究参悟这传承秘纹,顿时就轻松多了。

    意识似乎和整个太宇之塔结合,神力仿佛是本能一般传递灌输向通天之柱,瞬间将第四幅秘纹图点亮。

    ……轰!轰!轰!轰!轰!轰!

    太宇之塔内部的三十三天世界在这一刻剧烈震动起来。

    “怎么回事?”

    夏至从惊愕中醒来,却发现自己已不在太宇之塔的核心大殿内。

    周围是一片混沌虚空,而夏至脚下是一片悬浮在虚空中的陆地。

    陆地不大,也就数十万公里范围,上面只有一座通体木质的四方宫殿矗立。

    “这是哪?”

    夏至仔细感应,还在太宇之塔内。

    可却不是他所熟悉的三十三层世界的任何一处。

    “未知之地?太宇之塔内还隐藏了多少我不知道的秘密?”

    落到宫殿门前,夏至抬头望去,殿门上的匾,正有‘道藏’二字。

    推开包浆浓厚的殿门,进入大殿。

    一排排古色古香的木质书架整整齐齐地排列在大殿内,一眼望去仿佛无边无际。

    “太上宗的道藏之地?”夏至暗忖。

    当初他刚认主太宇之塔时,意识曾经被引入一个满是无数光点的神秘之处,《太上金章》以及各项太上传承正是从那得到。

    只是后来便再也没有去过那处,即便他已经催动太宇之塔无数次战斗,内部三十三层天世界都早已踏遍,也没有找到任何相关的讯息。

    “看来,似乎是因为我催动第四幅秘纹图方才引动太宇之塔出现了变化吧。”

    打量着大殿内的一切,夏至此时甚至有些分不清楚如今究竟是意识来到这里,还是整个人都被挪移到此处。

    这方天地似乎有一种规则之力,在制约着他。

    除了飞行之外,他无法催动任何神力,就好像重新成为一个普通凡人。

    “这东西能记载多少讯息?”

    夏至摇头一笑,上前从书架上随手抽出一卷竹简。

    没错。

    整个大殿书架上摆满的全是竹简,让夏至仿佛回到古华夏文明中其中的一个朝代般。

    不管是秘法还是典籍,不说到夏至这般实力境界,便是一个宇宙级的小家伙,所创造的秘法若用文字记载到竹简上,那竹简的数量也将会是海量。

    就算这大殿摆满了竹简,这样落后的讯息记载方式又能记录多少呢?

    夏至看眼竹简最外端的小字,“六戊潜行之法?似乎是一门类似隐匿身形的遁法?”

    将卷着的竹简展开。

    “空白的?无字天书?”

    夏至一怔。

    放下这竹简后,立即拿起其他竹简查看。

    《霹雳震光遁法》、《三七遁法》、《先天五行无量遁法》、《飞雷遁法》……整整一座书架上的竹简,看名字都是各种遁法,只是毫无意外的全部都是一片空白。

    夏至不信邪般又走到其他书架前。

    丹道、符道、阵道……一卷卷竹简,每个都是有名字却无内容。

    “让我来这悠闲散心的吗?”夏至喃喃道。

    神力不让用,来到放眼一看全都是秘籍的地界,却全是‘无字天书’,这不是玩人吗?

    “刷~~~刷~~~”

    大殿深处忽然传来声响。

    夏至看去。

    只见一个穿着青色布衣的白发老者从书架深处倒退着缓缓出现,似乎是……在扫地?

    “这里竟然有人?”夏至屏息。

    太宇之塔内竟然还有他人?

    且还是个扫地的白发老头?

    “藏经阁……扫地老头……这要是换身僧袍,我还当又穿越到武侠世界了!”夏至自嘲想道。

    这老者看似行动缓慢,实则速度颇快,很快就扫到夏至面前不远。

    那老者背着身子缓缓扫着地上根本没有的灰尘,头也不回地说道:?“别费力气了,有本源意志压制,你看不到那些书简内容的。”

    夏至一愣。

    原来此处全都是无字天书的原因,竟是因为原始宇宙的本源意志。

    “是了。”夏至顿时了然。

    “看似在晋之世界内无比自由,对真神们的神力压制也不消失了。

    可不说别的,就我脑海中的断东河核心传承秘术,依旧最多只能看到真神巅峰的层次,无法看到更高深的内容。

    估计也就只有晋之世界内本来便有的指引传承才不再压制范围吧。

    这些书简都是在我的太宇之塔内,是因为这个才被本源意志压制?”

    原始宇宙本源意志对他们宇宙海生灵的压制时全方位的,若不在晋之世界,便是想要说出真神以上的信息都开不了口。

    秘法典籍更是只能看到真神巅峰的程度。

    即便现在进入到晋之世界,那份来自本源意识的压制也只是松动些许,可依旧无时无刻不存在。

    “前辈,您是?”夏至问道。

    曾经太上宗超级强者留下的虚拟意识?

    就像断东河吴一样,等着引导后来的继任者。

    还是类似傀儡一般的生命在此看守着‘道藏殿’?

    “我?”

    青衣老者终于停下扫地的动作,缓缓转身,“我就是这太宇塔的灵。”

    “太宇塔之灵?”夏至一怔。

    太宇之塔也有灵?

    “你该不会认为像我这样的至宝会没有灵存在吧?”

    青衣老者哂笑道,“你脑海里那个小家伙,还有那本画卷都有秘术之灵,我为什么不能有灵?”

    “那倒不是。”夏至连道,“就是疑惑为何前辈现在才出现。”

    这老者要真是太宇之塔的灵……那为何我没有丝毫感应?

    太宇之塔可早就被自己认主了啊!

    难道不应该是如同吴曦那般“主人,主人”的称呼自己吗?

    夏至试着在脑海中呼唤吴曦,可始终没有任何回应。

    “这里是太宇塔内的核心最重要之地,你想联系谁都无用。”青衣老者仿佛能看透夏至心中所想,笑着说道,

    “你当之前那是认主?想我认主,不说你达到‘盘’‘帝’那些小家伙的程度,至少也要有望离开这樊笼时再说。现在的你还差的远!”

    “……樊笼?”

    夏至疑惑看向老者,“前辈的意思是指我将来离开宇宙海,去到起源大陆吗?”

    “起源大陆?不过是一个大些的樊笼罢了。嗯……比你们这里倒是强不少,至少没有寿限,算是还不错。可依旧太小太小。”

    青衣老者摇头唏嘘:“小子,你才活了几年,见过多少世面?这个世界远比你想象的要大的多!”

    好吧!

    夏至无奈。

    知道自己在你们这些老家伙面前见识少了。

    可三千宇宙海的源头,一起修炼文明的起点,那样的起源大陆还只是大点的樊笼?

    “前辈,那我该如何称呼你?”夏至问道,“太宇?”

    “‘太’是‘太’,我是我。”青衣老者摇头,“我之本体掌控天地四方,故

    名为‘宇’。”

    “宇……”夏至点头。

    “夏小子,从吸收你灵魂本源之时,我便已经苏醒,只是这方宇宙虽然不大,可至高规则实在可恨,压制我的灵识始终不能显化。”青衣老者道,

    “这次也是因为你来到这个小型宇宙,至高规则有所削弱,我才有机会将你引至这来。”

    “宇前辈引我来是为了?”夏至问道。

    “当然是不让你继续受‘元’那老家伙的恩惠。”青衣老者没好气道,

    “那老家伙狡诈程度不次于‘太’,当初感应到我苏醒,丢给你一枚蕴含‘大破界传送术’的令牌,已是与你结下因果。

    要是你再练了他的《列元术》,日后……怕是被他卖了还得上赶着谢他。”

    令牌?

    夏至了然,应该说的是让自己第二元神去到夏族大世界的‘界神令’了。

    “你现在筑基的《鸿蒙金身诀》练的也算有点底子,未来自然是‘太’的嫡系传承,本来这些不应该现在给你,可既然遇到界兽,也是你小子的造化。”

    青衣老者手中的扫帚一扫,忽然扫出一道光芒。

    轰!

    那道光芒射到大殿上空,顿时凭空浮现出一巨大的卷轴书简。

    卷轴缓缓落下,上面有无数文字,夏至只是抬眼一看,所有意识顿时就被吸引住了。

    “驯乎玄,浑行无穷正象天。阴阳,以一阳乘一统,万物资形……八十一首,岁事咸贞。”

    一个个仿佛蕴含宇宙大道最深奥玄妙的文字直直从卷轴书简上印入夏至灵魂最深处。

    每一个文字在他脑海中大放光明,似乎能够映照万古,耳边更是有着大道伦音不断回响。

    “传承个劳什子《列元术》还搞什么纳引秘术。”

    青衣老者见夏至沉浸其中,嘀咕一声又继续转身扫他的地去。

    只留下夏至聚精会神地盯着面前的大道卷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