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耽美

循环在骨掌之间的痛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循环在骨掌之间的痛: 146-147

    146

    也许真有那么一种说法,

    上帝早已安排好了每个人的戏剧,

    只等着无知的人们去上演,

    而属于你的那一段,

    却是悲剧。

    但是那些情节,

    点点滴滴,

    都渗入我的骨髓,

    打动我幼小的心灵。

    147

    ——杨曦,这个给你,上次入团时候照的相片。

    ——上课了啊,我回去了。

    ——等你啊,不然我早去找羽灵了。

    ——没事就不能找你啦,数学王子。

    ——嗯。

    ——小心!

    ——杨曦,你送我到那儿就行了。

    ——到了。

    ——谢谢你了。

    ——真的?

    ——我想让你帮我补补数学,我还是小学的思维,老师说我的思维不够缜密,心里永远只装着数轴的一半——负数都不知被谁偷吃了。

    ——我还没想好,把你的手机号告诉我吧。

    ——那把你家的电话号码告诉我吧。

    ——我记住了,你快走吧,要是让我妈知道我和一个男孩子公然在楼下火热聊天,她会要了我的命的,再见了。

    ——要向我学习啊。

    ——怎么,你又把作业给人家抄了吧。

    ——猜的,恶习难改呀,以前被老师打过多少回了,还不长点儿记性。

    ——我微机书忘在家里了,你借我一本吧,第一节下课我来拿。

    ——谢谢。

    ——我还要去排队上课,有时间再聊啊。

    ——杨曦,我很少捡棉花的,今天肯定捡不到20公斤,你能不能帮帮我。

    ——谢谢,待会儿我们一起走吧。

    ——梦想,很久以前我也有的,现在戒了,我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现实同化了的。

    ——别只我们两个说了,你一个尖子生想必一定有很大的愿望吧,说说看。

    ——好,志量够大。

    ——你就吃这些呀。

    ——我的也给你。

    ——反正我不饿,吃些零食就可以了,红烧肉就给你吃了,你一定要给我吃完啊。

    ——别看我了,吃吧。

    ——怎么说话的,小妮子。

    ——羽灵,杨曦,你们两个看看这首诗写得怎么样。

    ——巾帼所见略同。杨曦,你觉得写得怎么样。

    ——你会写诗?会写作文我还相信。

    ——期待中。

    ——捡了多少公斤?

    ——多亏了你,二十三。

    ——你又不吃凉皮,羽灵给你买了两个鸡蛋饼。

    ——虚伪,想吃就直说嘛。

    ——对啊,老师教我们遇见了长辈要有礼貌,我有一个乌鲁木齐的叔叔,和我爸爸是堂兄弟,我每次见了他都向他问好,可他只是淡淡的应一句不冷不热的话,脸上明明写着蔑视我三个字。

    ——那你觉得是怎么回事?

    ——我有一点儿明白你的道理,小学老师最喜欢对人进行思想上的教育,那是一种无形的束缚,我觉得杨曦就受到了这种束缚。他们还骂我是笨蛋,简直就是一群人格刽子手。

    ——还有,你这人迂腐,你干脆去把孔子的骨骸挖出来,再运用dna技术将他复活得了,你知不知道看那些作者都死得渣都不剩的书是一件多么无聊且无用的事。

    ——找我有什么事吗。

    ——妈,我知道错了,别打我了,我再也不敢了,妈,求你别打了,别打了……

    ——谢谢。

    ——女孩子都极容易感动。

    ——她就是个脑残,翻我的抽屉,看我的信,我想不出我犯了什么错,是那些男孩子要给我写信的,我只是看了看,有什么大不了……

    ——停车。

    ——不用了。

    ——杨曦,我就知道你会经过这儿。

    ——因为你从来都没有走过后门和侧门呀。

    ——我今年还在十二连捡花,所以,还需要你劳心费神帮帮我。

    ——古往今来,要是每个当官的都能像你这么有奉献精神,那世界该有多美好啊。

    ——你有什么话就说吧,我会认真听的。

    ——还能怎么了结,学校的领导和他老爸都认识,而他老爸根本不把这些微末事儿放在眼里,又极力维护张哲,还能有什么?

    ——我妈再怎么厉害也是一个女的,本来就是鸡毛蒜皮的事情,在万般无奈之下,她也只得接受了张哲的道歉。最后我妈愤愤地撂下一句‘不愧是个好学校’,拉着我就离开了。走前听吴主任回应了一句‘我们一定不会辜负了你的美誉的’,之后里面的人都出来了。

    ——我最鄙视你爸爸了,哪有那么真枪实弹地打自己儿子的。你走后,你爸跟一木疙瘩似的站在那里听别人扯长扯短,屁都不敢放一个,谁跟他是亲戚谁倒霉,你有一个这样的老爸我都替你感到悲哀。

    ——牙膏一样的人,别人挤一点你就说一点。

    ——我不知道。

    ——我妈!

    ——走吧。

    ——你小学毕业的时候就没有话对我说吗,连同学录上写的话都那么古板。

    ——只是有些肉麻,不好意思说出口,是吗?

    ——哦。

    ——喂,在想什么呢?

    ——函数般的问题,难懂。

    ——走吧。

    ——什么事?

    ——生物书上说得没错,阳光对于生命有重要意义。

    ——对不起啊,今天我忘记给你带吃的了,明天我一定会给你带的。

    ——别客气。

    ——今天谢谢你,我要走了啊。

    ——遵命。

    ——你知道是谁干的吧。

    ——谁啊?

    ——我问你的是名字。

    ——你作弊了?

    ——学校的公告栏恨不得把作弊人的名单写得又大又显眼。

    ——嗯,是的,今天考试,犒劳你一下嘛。

    ——走,回家吧,现在天黑得早。

    ——你在卷子上称自己是杨大爷,是吗?

    ——这个,其实我也不信,你尊敬老师都快把他们当成活祖宗了。

    ——猥琐。

    ——怎么?”

    ——“我要是你,如果那老师那样对待我,他打我的时候我就装受伤,叫他带我去医院检查一遍,看他下次还敢不敢虐待同学了。

    ——超级大傻瓜,我还不是为你着想。

    ——不倒翁,非要站那么直,不允许有一点儿偏颇。

    ——这个,给你。

    ——好了,不多说了,我上课去啦,下次见。

    ——不请我进去烤烤火吗,我都快冻死了。

    ——你的屋里好乱呀,也不知道收拾收拾。

    ——你当然不是懒汉,是特别特别的懒汉。

    ——行了,行了,谁不知道你是七五班担纲,逗你玩儿的都这么认真。

    ——我讨厌喝茶,给我倒一杯开水暖暖口吧。

    ——你记不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

    ——哼,你忘得可真快!你可是答应我要给我补数学的。

    ——嗯,我今天来找你就是为了这事,我有几道题想问你一下,也省去了请退休老师补习的费用。

    ——杨曦在吗?

    ——不关你的事。

    ——我很怀念过去,但是一切都回不去了。如果一切能回到从前,我一定会陪伴在你身边,和你一起进步。千言万语,只有一句——对不起。你要好好保重自己,把握好以后的每一分每一秒。……

    。: